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2k小说网 >> 征服天国 >> 第385章 地中海之波 安条克之遇

第385章 地中海之波 安条克之遇

迎着冲来的骑士,阿赛琳的眼睛瞬间眯成两条极细的缝隙,在那个骑兵迎面奔来的刹那,已经完全掉转马头的阿赛琳右手里的马鞭在瞬间猛然向前一伸!

随着马鞭飞快的在错身而过的战马脖颈上用力一点,前冲的战马立刻如被雷击般在发出一声嘶叫声中全身一颤!

战马的前蹄痛苦的蜷了起来,伴着伸长的脖颈剧烈的扭动,正在向前飞奔的骑士被忽然直立而起的战马险些摔下脊背!

“我的上帝!”喊叫声从不同的地方响起!道路四周的人们大叫着向旁边跑去,而刚刚要调转马头的阿图瓦伯爵则愕然的望着远处胆大妄为的阿赛琳。

“可恶的女人!”紧紧抓住缰绳的骑兵一边奋力拽住受了惊吓的战马,一边平静的歪头看着他的阿赛琳怒吼着,他身上的血色披风看上去让他显得庞然巨大,因为愤怒而显得狰狞的脸上闪动着透着血腥的愤怒。

看着终于安抚住战马的骑兵,阿赛琳慢慢提缰向前走了几步,看着那个救赎骑士团的骑兵,她略微抿起弯曲的嘴角,然后扬起手里的马鞭在那个骑兵眼前微微晃动。

“你是个救赎骑士团的士兵?”阿赛琳始终歪着头看着那个骑兵的样子,让年轻的骑兵不禁有些愕然。

当他终于稳住战马后他才意外的发现,突然对自己发起“袭击”的,居然是个美丽到了极致的年轻女人,她那美丽的头颅微微侧向一边,浓密的黑发随海风的吹拂在脑后扬起一片飘逸的波浪,这让她看上去就如同一个神秘的海妖般充满迷离。

“对,我是救赎骑士团的骑兵!”丕平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十分神气,尽管对这个女人的举动依然感到愤怒,但是他却不由自主的让声调显得温柔了不少,之前几乎想拔出长剑的冲动,这时已经被一阵剧烈的心跳代替。

“也就是说,你是给那个贡布雷干活的?”阿赛琳依然好奇般的望着年轻的骑兵,不过她的话却让丕平一阵愕然“说起来他现在已经是个‘老大’了吗?”

“你说什么?”丕平愕然的望着眼前的年轻女人,他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人的问题,特别对她那种明显不太尊重子爵大人的口气,年轻的骑兵不禁一阵愤怒。

“请原谅,我不知道你是谁,可是你对子爵大人的侮辱让我难以接受!”丕平愤怒的用力一拍马鞍,刚刚安静下来的战马立刻不由一抖“我是子爵大人的使者,否则我会让你为自己对大人的不敬付出代价。”

丕平说着用力掉转马头,可是他还没来得及从阿赛琳身边移开,一支有力的手臂已经紧紧抓住了他的缰绳,而让丕平惊讶的是,自己胯下的战马居然因为那条手臂的力量无法先前移动一步。

“骑兵,你是在对塞浦路斯的阿马修斯的佐薇无礼,”一个让丕平听起来古怪腔调的声音从旁边响起,他从眼前那个抓住自己马缰看似像个随从的矮个子身上移开眼神,于是看到了一个衣着简朴却透着威严气息的年轻人,正骑在马上望着自己。

“阿马修斯的佐薇小姐是的黎波里的雷蒙伯爵的女儿。”阿图瓦伯爵神态平静的望着这个年轻骑兵,不过他的心里这时却在不住猜测着阿赛琳为什么要阻止这个骑兵,对于女海盗的过去,这位伯爵是隐约有所耳闻的。

“你冒犯的是一位伯爵小姐,而我是来自法国的阿图瓦伯爵。”阿图瓦伯爵巧妙的把自己和阿赛琳联系在了一起,这个救赎骑士团骑兵的出现,在这一刻让他觉得真是上帝的巧妙安排,这让他决定要好好利用一下。

“上帝,”丕平真的被吓住了,他脸色苍白的看着眼前的这几个人,同时一边用力舔着嘴唇一边紧张的开口说到“对不起伯爵小姐,请原谅我的失礼,我是考雷托尔城的丕平,是埃德萨和考雷托尔女伯爵玛蒂娜殿下手下的骑兵,现在是救赎骑士团骑兵。”

当说到救赎骑士团时,丕平似乎终于找到了些勇气,他略显倔强的微微扬起头,同时用力在胸前画了个十字:“我曾经追随子爵大人参加过守护圣地的战斗,也曾经为守护圣地流过血。”

“一个参加过守护圣地的士兵?”阿图瓦伯爵有些诧异的看了看丕平,他对这个骑兵的兴趣忽然来临,同时他看到阿赛琳在听到考雷托尔的玛蒂娜时,一直显得似笑非笑的脸上瞬间出现的那一丝阴郁。

“是的,我追随子爵大人参加过出使大马士革的旅行,也参加过守卫圣地的战争,我是个虔诚的士兵!”丕平大声为自己辩护,他知道冒犯贵族的可怕下场,这个时候他只希望自己的经历和为圣地做出的贡献能让自己受到的惩罚小一些“而且我的确遵照子爵大人的命令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安条克,大人如果您要惩罚我,请允许我完成我的使命之后再接受您的惩罚!”

“到了那时候也许你已经不见了。”阿图瓦伯爵故意刁难似的望着丕平,他这时已经决定要通过这个士兵好好了了解一下那个上帝的宠儿,他要知道那个人能在那种悬殊的对比下,是如何完成守护圣地这一壮举的。

虽然那个人最终丢掉了耶路撒冷,但是从各种传言中可以知道,萨拉丁在面对那个贡布雷时是付出了多么巨大的代价。

即便如此,阿图瓦伯爵并不因此而轻视萨拉丁,但是他却更想知道那个贡布雷所创造的奇迹究竟多少是真实的,而又有多少是如那些遥远的传说般不可相信的。

“大人,您是在侮辱我,”丕平被阿图瓦伯爵的话激怒了,尽管他不敢表现出愤怒但是他眼中的神态却已经展露无疑“救赎骑士团是遵循上帝意志的守护者,不论是骑士还是士兵都遵循自己的诺言,就如同博特纳姆的汉弗雷伯爵可以为了对萨拉丁的诺言返回去当俘虏一样,我也珍惜我身上的黑十字!”

“博特纳姆的汉弗雷,”自从阿图瓦伯爵开口后就一直沉默的阿赛琳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一丝微笑,她似乎想起什么的微微向东方望了一眼,然后随口问着“我也听说了有关他的那些传言,看来那个那个娇生惯养的汉弗雷现在是有出息了。”阿赛琳随口说着“看来你的确是有很重要的事呀,你的那位子爵现在是不是正和那位玛蒂娜公主在一起?”

“是的伯爵小姐,”丕平紧张的回答,同时他焦急的望着远处的安条克城,他不知道怎么样才能让这位看起来颇为骄纵的贵族小姐放自己走,这让他不禁升起一阵想要直接冲过去的冲动“我是去安条克城向波希蒙德殿下求援的,子爵大人和殿下现在正被围困在边界上的凯撒利尔堡垒里,大人他们现在很危险,那里现在到处都是克尼亚人!”

“什么?”阿赛琳原本若无其事的脸上已经变了颜色,她略显愕然的看着焦急的丕平,到了这时她才发现这个骑兵身上那因为奔波沾染上的尘土中夹带着的丝丝血渍,她的脸色开始变得苍白起来,随着用力调转马头,战马在她的用力带动中发出一声嘶叫“跟着我,你这个样子是无法尽快到达安条克的!”

阿赛琳从身边的马囊中顺手抽出长剑,随着剑刃在马股上轻轻一划,战马立刻发出一声痛嘶,在瞬间扬起的尘埃中,阿赛琳的身影如大海中跃起的箭鱼般向前猛冲而去!

“大人!”矮个子随从奥托立刻放开了抓住骑兵缰绳的手掌,因为他看到自己的主人居然立刻跟随在那个女人后面向着安条克城的方向冲去,这让奥托不禁大吃一惊。他难以想象如果自己的主人进入安条克城后暴露了身份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一想到在这遥远的东方那错综复杂的敌我关系,还有就在不远处可能随时都会出现的异教徒的军队,奥托立刻惊慌的大喊着冲向路边的战马。

而这时丕平似乎明白过来什么,他学着阿赛琳的样子抽出长剑狠狠的用剑脊在马股上用力一抽,随着一条血痕出现,战马立刻痛苦嘶叫着向前奔去。

“这些人都发疯了!”

整条道路上霎时一片混乱,从外港通向安条克城的拥挤人群开始骚乱起来,他们喊叫着躲避着,可是即使如此也无法完全躲开狂奔的战马。

阿赛琳的战马在人们的惊慌喊叫中向前不住狂奔,看着惊慌失措的人群,她的心里却没有丝毫的怜悯,这时的一切似乎完全和她无关,她只是不住的用剑身抽打着战马,随着身后的阿图瓦伯爵逐渐追进,他看到了这个年轻女人脸上那种他从没见到过的一丝惊慌。

“那个贡布雷……”阿图瓦伯爵心里隐然晃过这个名字,他微微回头望向那个证追上来的骑兵,眼中在闪过一阵犹豫之后,立刻转过头随在阿赛琳的身后向安条克城奔去。

………………

古老而富有传奇色彩的安条克城,是一座位于地中海东岸的悠久城市,不论是千年前,建立这座城市的塞留古一世国王那曾经跟随亚历山大大帝征服世界的经历,还是百多年前在第一次十字军东征时闹出的那场关于圣枪的闹剧,都让这座城市披上了一层充满神秘色彩的外衣。

而在这座拥有将近三百座塔楼,戒备森严的坚固城市里,安条克王宫就坐落在奥伦梯河畔的一座拉瓦里小山上。

从很久以前,拉瓦里山上的王宫做为老安条克城的内城始终担负着重要的责任,而且在几百年前罗马人成为这座城市的主人之后,拉瓦里山上原本并不坚固的内城立刻被修建得无比坚固起来。甚至到了很多年之后,当萨拉森人抵挡着十字军的进攻时,即使安条克城门因为被内奸出卖而被攻破,但是拉瓦里山上的内城依然顽固的坚持了将近半个月才最终沦陷。

那种誓死抵抗的结果,就是还躲避在内城里的将近两千多名萨拉森男女被尽数屠杀殆尽。

那种惨烈的场面,让曾经参与过那次屠杀的一位旅居耶路撒冷的僧侣,很多年后都不忍细数。

“我们踏着他们的尸体前进,那种可怕的情景只有在梦魇般的地狱里才能见到,不过我们很高兴,毕竟我们用自己的剑让这些异教徒得到了救赎,他们再也不必为信奉魔鬼而受到折磨,我们已经帮助他们去了他们应该去的地方,地狱。”

安条克公爵波希蒙德三世坐在探出在自己舒适的花园式王宫的露台上,在午后温暖的阳光照射下,这位早年就已经开始发胖,而到了最近几年往往会因为心脏疼痛而陷入昏厥的公爵正随手翻着手里一本已见老旧的书籍,读着上面那些关于他的那些先辈们的事迹。

波希蒙德三世是历史并不悠久的安条克公国的第六位公爵,尽管其中因为对王位的争持曾经出现过几位贵族摄政,但是波希蒙德家族依然还是紧紧的抓住了属于自己的权力。

而波希蒙德三世显然是这个家族中,并不比创建这个国家的塔兰托伯爵博希蒙德逊色的角色。

即使是在很多年前他还年轻的时候,波希蒙德三世就已经体现出他那狡猾的习性,在看到自己母亲的继任丈夫,那个鲁莽的雷纳德的行为之后,波希蒙德三世就开始逼迫自己的母亲和那个人彻底决裂。

以至当雷纳德因为最终得罪了罗马皇帝而被皇帝引来的突厥人俘虏之后,波希蒙德三世立刻毫不犹豫的宣布了雷纳德和安条克之间再无关系,尽管这曾经导致他母亲强烈的抗议,甚至还因此丢掉了她女王的宝座,但是波希蒙德三世却借着这个机会最终戴上了安条克公爵的金冠。

而这不过是他少年时期初露锋芒的一个小小试炼,在这之后,这位安条克伯爵就开始了他在地中海东岸的活动,他一边对耶路撒冷信誓旦旦的宣布要守护主基督的圣地,一边向远在北方的罗马频送秋波,甚至有时候还时不时的和萨拉森人眉来眼去。而这些努力的结果,就是在耶路撒冷终于陷落之后将近半年的时间里,在其他那些零星抵抗的城堡依然苦苦支撑的时候,安条克不但没有陷落,反而成为了因为战争而导致交通中断后,依然还能保持畅通的少数通向东方之路重要枢纽之一。

这让安条克俨然成为了地中海航路东南岸的一个终点,在这个最终引领来自东西方的商队踏上通向圣地之路的中转点上,繁荣和剧增的商机令波希蒙德三世俨然觉得安条克已经成为了几乎可以和君士坦丁堡媲美的伟大城市。

“在强大的敌人面前,我们依靠神圣的圣矛的奇迹战胜了异教徒。这是上帝赐予我们的奇迹,是真正的虔诚者才能感召到上帝意志的证明。”

波希蒙德三世依然翻看着那本书,不过之前的好心情在这时却稍微有些低落,他依然记得关于圣矛离开安条克的那些传言。

在波希蒙德家族流传下来的传说中,早年间的公国摄政大臣鲁杰罗爱上了一位博特纳姆的女伯爵,尽管没有任何证明女伯爵后来为她丈夫生下的那个孩子其实是鲁杰罗的后代,但是圣矛却在那个时候神秘的从安条克消失了。

而现在,当圣矛的传说终于在博特纳姆出现的时候,波希蒙德三世曾经不止一次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来到悬挂着鲁杰罗画像的大厅里,对着那个可恶的吃里爬外的混蛋大声咒骂,而这也是导致了他在悠闲的下午总是喜欢抱着这本著作不停翻看的原因。

波希蒙德三世用力喘息着,他有些艰难的想要移动一下身子,可是随着椅子发出的一阵痛苦呻吟,他立刻停止了这种对他来说有些艰难的动作。

过胖的身体让他总是不够灵敏,而且因为过于喜欢甜食而出现的胃病也不时折磨着他,但是波希蒙德三世还是习惯的伸手去抓放在旁边桌子上的甜酥饼,说起来这是他那个萨拉森厨子最拿手的点心。

可是波希蒙德三世却没有如愿,当他的手指刚刚触到甜酥饼的边沿时,一阵听上去充满不混乱的喊叫忽然隐约传来。

他立刻支起耳朵费力的听着,当他终于确定自己没有听错之后,波希蒙德三世不由皱起了双眉。

他拉响身边的绳铃叫来侍从,在吩咐他们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之后,在黑人宦官的搀扶下波希蒙德三世费力的站起来,走到雕着充满异族气息花纹的阳台柱栏边。

拉瓦里山高起的地势立刻起到了作用,他看到沿着奥伦梯河边的道路上这时一片烟尘,混乱显然是从那个方向传来的。

而且看那沿河道路上烟尘的样子,似乎混乱正向着通向王宫横跨奥伦梯河的石桥方向移动。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波希蒙德愕然的看着随在身边的侍从们,他不相信异教徒会就这么突然的杀进安条克城,而且就在刚刚不久前,他还接见了一位萨拉丁派来的使者,甚至这位使者现在还就在他安排的一座小庄园里住着呢。

“殿下也许我们该敲响警钟。”一个侍从有些惊慌的回答,多年来的安逸已经让安条克人对这种出人意料的事情感到有些惊慌,事实上包括波希蒙德本人,整个安条克已经很多年没有闻到过硝烟的味道。

“当然要敲警钟,笨蛋!”波希蒙德没好气的申斥着,可是接着他又立刻开口阻止了那个就要转身跑开的随从“不,等一等,再等一等。”

波希蒙德小心的望着现在看来已经十分清晰的混乱情景,他看到一支由几名骑士组成的小队正疯狂的冲过集市街道,在他们的身后整个街道上一片狼藉,而这些显然十分放肆的人并非是如他所想的敌人,看上去倒更近似是一些肆无忌惮的贵族。

“这些人究竟是谁?”波希蒙德略显愤怒的注视着那些骑士,他已经看清那些人当中虽然有人拿着武器,但是他们却是把长剑当马鞭般的在使用,而最让他感到诧异的,是冲在最前面的,居然是个女人。

“如果让我见到他们,我会让他们后悔来到安条克的。”波希蒙德嘴里不悦的嘀咕着,一想到那位住在距王宫不远庄园里的萨拉丁使者,他为自己没有命令敲响警钟感到庆幸。

当听到那位使者到来的理由之后,波希蒙德就在盘算怎么从萨拉丁那里得到更多的好处。所以他不希望让萨拉森人觉得自己就像一只受惊的鸷鸟般那么不可靠。

“殿下,那些人到了王宫外了”一个侍从登上阳台小心点禀报着“而且……”

“哦,他们还真是来见我的?”波希蒙德肥胖的嘴唇用力一抿,然后在宦官的搀扶下一步步的走向通往下面的台阶。

“抱歉殿下,我不知道,不过我看到……”侍从有些艰难的喘了口气。

“看到什么?”波希蒙德不耐烦的问着。

“殿下,我看到萨拉森的使者恰好也刚来到王宫外面和他们遭遇,而且他们这些人似乎还相互认识。”

听到侍从的话微微一愕的波希蒙德微微皱起来双眉,不论来的是什么人,他都并不希望这些看到萨拉丁派来的使者,特别是那些还和这个使者认识的人。

“让我看看他们是什么人。”波希蒙德脸色阴沉的沿着走廊向外殿走去。

而在王宫大门内的花园里,已经下马的阿赛琳正望着由一群侍女簇拥而来的萨拉森使者。

“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她向同样有些略显意外的拔丝玛公主说。

————————————————————————————————————————

————————————————————————————————————————

谢谢大家支持,为了热心的读者,熊会在结婚期间尽量保持正常稳定的更新频率。

另外,今天听到有书友说了个很让熊一愣的消息,《天国》居然出了盗版的实体书,真是让我………………

喜欢征服天国请大家收藏:(www.2kxsw.com)征服天国2k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征服天国最新章节 - 征服天国全文阅读 - 征服天国txt下载 - 实心熊的全部小说 - 征服天国 2k小说网

猜你喜欢: 诡三国抗战之最强兵王铁血大军阀江山盛世神级火爆兵王锦衣当权争隋大汉帝国风云录三国之极品枭雄生死狙杀三国之熙皇商业三国北宋大丈夫三国第一军神带着空间闯大唐抗日之暴力军团抗日之超级壮丁三国卑鄙军阀霸道民国抗战之神风传奇回到三国的无敌特种兵回到三国打天下征服天国耕唐汉室可兴抗日之铁血兵王
完本推荐: 上品寒士全文阅读悠闲大唐全文阅读史上第一宠婚:慕少的娇妻全文阅读田园喜事:娇妻巧当家全文阅读天才萌宝,神秘妈咪全文阅读重生之侯府嫡女全文阅读盛世谋臣全文阅读金钱帝国全文阅读英雄联盟之流派大师全文阅读圣祖全文阅读九阳丹神全文阅读末日蟑螂全文阅读仕途天骄全文阅读残王邪爱:医妃火辣辣全文阅读君临全文阅读大主宰全文阅读网游之邪龙逆天全文阅读文圣天下全文阅读毒妃霸宠:腹黑王爷不好惹全文阅读通天大圣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女子之殇三界红包群重生似水青春快穿:我只想种田挖掘地球天道宠儿开黑店有珠何须椟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医武兵王花瓶影后:隐婚老公,举高高!仙帝重生混都市月下夜神万古最强宗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总裁爹地宠上天重生之老子是皇帝三国大特工万兽朝凰玉玺记人间苦一个人的仙境穿越成皇储寒门祸害韩四当官修仙强者重回都市傲世紫冥超神制卡师我在精灵世界当饲育屋老板噬天龙帝修仙鉴定大师

征服天国最新章节手机版 - 征服天国全文阅读手机版 - 征服天国txt下载手机版 - 实心熊的全部小说 - 征服天国 2k小说网移动版 - 2k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