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2k小说网 >> 征服天国 >> 第448章 地中海之波 地中海之波(上)

第448章 地中海之波 地中海之波(上)

“吱呀”闷响的船板声让一直辗转反侧的约翰无法入睡,随着船身不住摇晃,约翰的身子也在船舱里不住的晃来晃去,有时候他会撞在一大堆粮食上,有时候则撞在坚硬的底舱支梁上,当他终于因为这令人难以忍受的摇晃愤怒的坐起来时,他立刻看到身边的几个海盗眼中闪动的可怕眼光。

尽管心中十分紧张,但是约翰还是让自己的脸上尽量露出贵族的骄傲和这些嗜血的海盗们相互对峙着,伊贝林家族的荣耀不允许他在这时退缩,尽管他一再告诉自己,和这些低贱的海盗过于计较,实在有失伊贝林家族的尊严。

最终,这位伊贝林家族的继承人被带到了甲板上,当他看到站在闪亮的星光与波光粼粼的海面间的阿赛琳时,一阵冲动让他大步向着对面的女孩走了过去。

“佐薇,你应该听听我说的什么,然后再决定是让我继续随着你一切走还是干脆把我扔到随便的那个荒岛上。”约翰有些气愤的向着阿赛琳发出不满的控诉,同时他的眼睛却怎么也无法从眼前这个婀娜的身影上挪开丝毫视线“还记得你父亲曾经答应把你给我吗,别误会!不是你想的那样,要知道他曾经答应我父亲,要用一座城堡换取你成为他的受益人。”

“你说什么?”坐在一个横木上的阿赛琳仰望着头顶清亮的圆月微微回过头,这时的她孕育在一片银色的月光之中,那样子让约翰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自己曾经在雷蒙伯爵的一幢房子里见到过的一幅天顶画上的圣母。

“你的父亲雷蒙大人,曾经想让你到我父亲的领地里去当一个女修道院的院长,他会为你修建一座很大的修道院,而我父亲则是你的监护人,他会提供给你应有的保护,而我父亲可以得到一座很大的城堡。”约翰说到这里,似乎看到阿赛琳的脸上闪动起的一丝讥讽笑容,可他还是鼓足勇气继续说“可是我却反对这么做!”

“为什么?”阿赛琳有趣的看着约翰“难道你认为我在你父亲的领地上居住,是对你们家族的侮辱吗?”

“当然不是!”约翰大声辩驳着“我绝对不会允许让你一生都在修道院里渡过这种最糟糕的事!我对我父亲说,如果把你关进修道院,我就会在那座修道院外面修建起一座城堡,一直守护着你,直到你走出来,或者死在里面!”

阿赛琳有些愕然的看着约翰,一时之间她不知道这个巴里安的儿子究竟说的是什么。

在她那如同灰色的童年里,她唯一记住的只有耻辱的骑歧视和可怕的冷遇,而最让她担心的还有母亲那始终不能解开的眉结,她不记得自己曾经在童年得到了一丝快乐,甚至不记得那个应该被称为“父亲”的人对她有过一丝微笑。

她只记得每次当那个人来到的之前,母亲都要被打扮得十分漂亮,可是每次这不但不能让她高兴,反而会有种无法形容的恐惧,因为每当那个人离开之后,母亲都只是不停的哭泣,有时候看着她的眼神中则渗透出一种难以名状的忧愁。

及至后来,当她们终于逃出了那座似乎会永远囚禁他们的城堡之后多少年,母亲都难以从那种忧愁之中解脱出来。

自己的外祖父,那个对她并不很好,甚至有时候很苛责的阿拉伯酋长,总是对母亲用一种呵斥的口气呵来呵去的,甚至在有一次她听到外祖父用威胁的腔调说要把母亲嫁给另一个部落酋长的儿子。

但是母亲却始终没有嫁出去,这其中又有着多少她所不知道的艰难和困苦!

阿赛琳不知道母亲为什么如此的执着,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当她终于有一天终于遇了一个很奇怪的罗马农兵时,她才终于明白了当初母亲的执着!

那是因为,在母亲的心目中,有一个令她无法忘记的人,一个虽然对她们母女不好,甚至是用强迫的手段得到了母亲,可是却恰恰也得到了她的心的人!

原来母亲是那么深深的爱着的黎波里的雷蒙,爱着她的父亲!

而让阿赛琳感到意外的是,她怎么也想不到,就在自己那灰色的童年里,还有一个她从来没注意过的男孩居然那么执着的注意着她,就如同母亲总是那么执着的在阴冷的城堡里等待着父亲一样!

“你可真是个不乖的孩子,”阿赛琳把下巴抵在蜷起的双腿上,看着一辆坚定,似乎是在面对即将开始的决斗的约翰“你居然违反你父亲的命令来看我,甚至还告诉我那么重要的事。要知道伊贝林的巴里安可是个很严酷的人。”

“我当然知道我父亲是什么样的人,”约翰开始为阿赛琳的口气有些气愤起来“你应该知道我比你大,你应该尊重我,别忘了我是伊贝林的子爵,不是小孩子。”

“哦,你当然不是小孩子,你是个大孩子,”阿赛琳忽然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她看着约翰因为气愤有些走形的脸,忽然用让约翰不安的沉沉声音慢慢问着“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一切,还是你想得到金钱还是其他的什么?”

“上帝,你居然这么看我!”约翰意外的看着阿赛琳“你还是佐薇吗,难道以前的你不存在了,还是人们对你的传说是假的,你现在这个样子根本不像个海盗,更象个利欲熏心的贵族。”

“你难道不是一个利欲熏心的贵族?”阿赛琳轻蔑的反问着,当她看到约翰脸上那种已经因为愤怒涨得通红的脸颊时,她不禁轻声自语着:“看来你还真不是个利益熏心的贵族呀……”

“佐薇,和我走吧!”

突然的宣言让阿赛琳实在是意外,她错愕的看着面前一直在和起伏的船身拼命较劲的年轻人,同时有些不解的微微摇头:“你,在说什么?”

“你已经知道了我告诉你的一切,难道你还不死心,要知道我的父亲是巴里安,而我的母亲是玛丽亚.康尼娜,她还是现在的耶路撒冷女王伊莎贝拉的母亲!他们的地位绝对崇高,如果是以前即使我敢这么想,也无法实现,可是现在不同了!你也已经是贵族,甚至还有了自己的领地,这就足够了。我并不需要你的领地,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和我一起走,我相信我的父母不会反对我们的婚事!”

“你在胡说什么……”阿赛琳终于苦笑了起来,虽然从已经知道眼前的青年男人对她的那种感情,但是她却实在无法想象自己成为这个人妻子的样子。

“我是个海盗。”

“你可以不当海盗。”

“我不懂贵族礼仪。”

“没有人天生就懂。”

“我喜欢抢劫。”

“我的领地随便你抢。”

“我不懂女工,不会鉴赏宝石,不会招待客人,更不会打理城堡……”

“这些都有仆人,你什么都不用学!”

看着约翰越来越兴奋的表情,阿赛琳的心头开始有了一阵不知如何形容的慌乱,眼前这个曾经一起度过童年的年轻贵族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给她带来了一个重大的消息,然后就告诉她是如何的喜欢自己!

这一切都实在是太突然了,而且看着约翰那似乎根本不在乎一切,只是注意着她的那种样子,即使叱咤地中海的阿赛琳,也不禁从心底里感到阵阵温馨。

在那双充满朝气的眼睛中,她似乎看到了自己那灰色童年时曾经难得的几次愉快的经历,而这些经历现在仔细想来,居然都是眼前这个青年人给她带来的。

“我还记得你曾经用木剑刺我,”阿赛琳轻声说着,她本能的抚摸了一下自己的手臂,那个地方曾经被眼前这个当时还是孩子的青年用木剑狠狠的刺破“看到我哭了,你又用剑刺自己,刺得血都流出来了。”

“现在依然如此,为了你我可以和任何人决斗,就如同和那个贡布雷!”约翰信誓旦旦的说着,然后他就后悔的恨不得咬下自己的舌头,因为他看到当听到那个名字时,佐薇的脸上忽然露出了另外一种让他感到陌生的表情。

那不属于他印象中胆怯弱小的佐薇,也不属于传说中彪悍可怕的女海盗,而是属于一个爱恋中的女人,属于一个在这一刻似乎已经把他彻底忘记的美丽女人。

“你可以为了我去和任何人决斗?”阿赛琳笑呵呵的看着约翰。

“对!我可以和一切人决斗,甚至可以和任何一个国王决斗!”

“可是他为了我,能和所有的贵族和骑士甚至是整个基督世界为敌。而我,也能为他做一切事。”阿赛琳伸出双手在约翰的肩头微微一按“虽然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很短,可是我还记得你是我童年的时候最好的朋友。但是他,是我的爱人!”

“佐薇,你疯了吗!难道你不知道他已经和埃德萨的玛蒂娜订婚了,也许他们已经结婚了!他为了领地和地位放弃了你!而我把自己的领地和地位奉献在你的脚下!”

“领地和地位呀……”阿赛琳忽然好想很疲倦的把头靠在身后弯曲的舷帮上,她仰着修长的脖颈望着头顶如银色圆盘般的圆月,轻轻的喘息着。随着她的呼吸,因为后仰而紧绷的衣衫把她婀娜的身躯勾勒出了令人痴迷的诱人曲线,饱满的胸脯上随着呼吸微微起伏的山峦,就如同要喷薄欲出般令人神往,而她刻意仰向身后的小麦色的修成脖颈,令人不禁产生一种要吻上去的强烈欲望!

“佐薇!”一声无法压抑的低吼从约翰嘴里迸发出来,他再也无法遏制心头对眼前女人的欲望,随着他的身躯猛扑上去,甲板上立刻响起一阵混乱的杂声!

然后,稍一停息,随着重物落水的轰响,阿赛琳清冷的声音从甲板上传进了底舱里正在偷听着的海盗们的耳朵:

“过一会再把那个混蛋捞上来,现在先让他清醒一下!”

就在海盗们发出一阵哄堂大笑时,站在桅杆上的瞭望哨忽然发出了一声大喊:“有光!是塞浦路斯!”

………………

阿马修斯城码头上的白色石头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晃眼的白光,在这片被称为“白港”的港口上,一座座探出到海里的石砌靠船码头向着深深的海水里延伸过去。

在很多年前,克里特岛和希腊传说中的巨神的神话还在人世间到处流传的时候,塞浦路斯就已经做为地中海东南部最大的岛屿成为了来往船只必经之路,而阿马修斯城,则是这座岛屿上最繁忙的港口城市。

因此,这座城市在繁荣起来的同时,也变得危险起来,当古代那些垂涎这座城市的外敌纷纷把眼光转到阿马修斯的时候,为了保护这座港口的安全,一座座的城堡也相继在城市两侧伸向地中海的海岸上建立了起来。

而现在,站在高耸的海岸城堡上的,是一个脸上挂着轻蔑眼神的中年人,这个人有着一副颇为引人注意的相貌,当他对人微笑时,那种充满阳光板的灿烂甚至能让人忘记他下颌上的一道刀疤,这让他看上去就好像还没来得及刮完胡子就急匆匆的走出家门似的。不过尽管如此,他卷曲的金色头发和轮廓分明的脸庞还是会让人觉得这是个颇为漂亮的贵族。

而且这个人对自己下巴上那个看起来破坏了他完美脸庞的刀疤并不反感,甚至还有些得意,他总是在心情不错的时候伸手去抚摸一下下巴,这就让他的手下早早了知道这个人的习惯,于是每当他抚摸下巴的时候,也就是那些知道他心情不错的手下们向他报告好消息的时候了。

“大人,那个德.朱洛传来消息了。”一个随臣小心翼翼的向的黎波里的约翰,对,现在已经可以称呼他为的黎波里的约翰了。当雷蒙死掉之后,他的这个长子按照雷蒙的遗嘱成为了的黎波里的伯爵,不过让人有些沮丧的是,这位伯爵大人却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位没有的黎波里的的黎波里伯爵。

就是从圣地失陷的那个时候起,的黎波里一直被萨拉丁的军队围攻,随着一座座城堡陷落的消息,约翰和他的母亲埃施瓦伯爵夫人已经开始感到了极具的危险,也正是因为这种危险,在母亲的劝阻下,约翰才终于下定了最后的决心。

“那个德.朱洛怎么答复的?”约翰摸着下巴慢悠悠的问着,他并不担心那个人会拒绝自己的条件,一想到为了让那个人答应自己的条件,而付出的代价,约翰就觉得必须用更多的东西补偿回来。

“他已经同意了大人,而且他已经命令阿马修斯外港的舰队开始进港,您知道只要那个低贱女人的船进入港湾,也就是她最后的末日了。”

“闭嘴,”约翰忽然不快的打断了手下的话“你要记住她是我父亲的女儿,侮辱她就是侮辱我的父亲!”

“请原谅,大人!”随臣惊慌的低下了头,他知道这位伯爵虽然对他的父亲颇为不满,但是却又始终以他的父亲为荣。

“德.朱洛,那不是位高贵的骑士吗,可是最终还是决定背叛他的主人。”约翰讥讽的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哼声,他沿着向上的台阶一路爬上去,当他终于辛苦的爬到山崖顶峰上的塔楼上时,他看到了正在缓慢的游弋进了“白港”的阿马修斯舰队。

“那是因为您才是他真正的主人,毕竟德.朱洛狩猎官应该没有忘记,您才是的黎波里伯爵。”

一个冷淡的声音从约翰身后响起的同时,一个身材低矮,却异常硕壮的男人慢慢走了过来。

“奥托总管。”约翰微微皱了皱双眉,他并不喜欢这个法兰西国王的宫廷总管,当他知道这个看上去更像个渔夫的仆人居然是法国国王腓力的宫廷总管时,他就觉得自己受到了十分严重的侮辱。

但是现在他却必须对这个人表示令他自己感到无奈的尊重,因为这个人现在是法国国王在塞浦路斯的代理人!

自从突然接到一个消息之后就悄悄带领其他随从返回法国之后,眼前这个“渔夫”就成了腓力在东方的代理人,随着和这个人不停的打交道,不论是约翰还是埃施瓦夫人都已经知道这个如同一个仆人般的宫廷总管所拥有的巨大权力,和在法王腓力面前所拥有的巨大影响,这让伯爵母子既感到高兴,也不禁感到微微的不安。

高兴的是,显然法王对赛鲁普斯拥有着超出想象的浓厚兴趣,而不安的则是这让伯爵母子不禁觉得似乎自己做了一件引狼入室的蠢事。

“伯爵您完全可以放心,德.朱洛狩猎官之所以答应您的要求,还有更重要的原因,”宫廷总管看着已经逐渐进入港湾,开始向着码头上靠近的战舰,嘴角不禁露出一丝轻蔑“我告诉他,如果他愿意为法国国王效劳,他将得到在法国王室里服务的权力,我想这对任何一个法兰西出身的骑士都是难得的一种荣耀吧。”

“您答应他在法国王室里服务?”约翰先是一愣,随即他的脸上霎时露出一丝难以遏制的愤怒,他因为气愤到了极点而变得发黑的下巴上的伤疤不住蠕动着,看上去就好像随时都会挣裂开来“难道您不知道这对于的黎波里来说是多么巨大的侮辱吗?”

“恰恰相反,我认为这是对您和您地位的尊重,”宫廷总管严肃的回答“我当然知道随意召集您的骑士是很不妥当的,但是我也知道这个人的宗主事实上是您的妹妹佐薇小姐,而您的行为难道不是一种对您妹妹的背叛吗?而现在我愿意以法国的名义把这个背叛的名声担待下来,我想这应该是很正确的,难道不是吗?”

宫廷总管沉沉的询问着,同时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约翰,随着是时间消逝,约翰终于慢慢的点了点头。

“您说的对,我会感谢您和法王陛下对我的……”

“有船!!”一声从前面发出的高亢的喊叫声霎时响彻整个塔楼,随着几乎所有人全身一颤,更加高亢而紧张的喊声再次传来:“是厄勒冈!”

厄勒冈!

这个名字霎时让还在勾心斗角的人们嘴里发出一阵低呼,即使是一支冷静沉稳的奥托宫廷总管,这时他那双异常粗壮的手臂也不禁一下绷紧,同时他的双拳本能的攥在一起,似乎就要把眼前的厄勒冈随时捏碎一般!

“那条船还有多长时间进入港湾?”约翰紧张的问着,虽然和阿赛琳见面的时间并不多,但是不知道因为什么,每当看到那双异常漂亮,但是却充满了令人不安的蓝色眼睛时,他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感,也正是这种恐惧,让他被母亲和这个法国国王的总管说服,最终选择背叛自己的父亲,出卖自己的妹妹!

“看样子还要一阵,”一个船员出身的士兵仔细端详着正缓缓靠近的厄勒冈“大人,不过我们不用担心,他们的桅帆都已经降下来了,即使发现有什么不对的,也已经跑不掉了!”

“不要大意!”奥托一把推开那个士兵,仔细的看着海上还十分模糊的船影“那是女人十分可怕,我曾经看到过她在海上练习她那个蝎子锤,要知道,如果是当抛石机用,那个武器甚至可以把石头直接从港里舰队呆的地方砸到城堡上来!”

“真的这么可怕?”约翰有些诧异的探出身子看了看已经靠到码头上,陆续有人从上面下来的两条战舰,再向远处看了看奥托所指的那些更远的战舰,想象着厄勒冈那著名的有摧枯拉朽般可怕威力的蝎子锤,心头不禁升起一阵微微的凉意“但愿上帝保佑,一切都顺利……”

“一定顺利,大人,”奥托有些轻蔑的看了一眼约翰“为了不引起她的注意,这些靠岸的战舰可以不再动,可那些在外港的战舰应该已经做好了准备,我想这对德.朱洛来说,也是个表示效忠的机会,而且他也已经没有退路了,任何人如果知道了他背叛主人,也不会原谅他。”

“可是您的主人不依然决定赐予他地位吗?”约翰终于忍耐不住的讥讽了一句,可他立刻就后悔了,因为他看到了奥托眼中闪过的凌然厉色。

“大人,请您注意您评论的是伟大的法兰西国王。”奥托不再理会约翰,他的双音只是死死盯着已经开始进入港湾的厄勒冈“如果说上帝在东方有一个宠儿,那么在伟大的法兰西,上帝有一个他最虔诚的教子。”

说完,他不再理会脸色难看的约翰,只是认真的注视着远处开始缓慢的放下前桅的海盗船。

即使看起来十分平静,可是奥托也能感觉到自己的双手里一片湿滑,他知道自己的主人对这座塞浦路斯岛拥有着多么巨大的兴趣,同时他也知道主人甚至不惜乔装冒险远赴东方,这一切的背后又有着一个多么巨大,甚至令人惊骇的目的!

“一定要成功,必要的时候杀掉那个女人!”奥托的心里狠狠的念叨着,他当然知道自己的主人对那个女人有着什么样的想法,但是他也知道如果需要,即使自己把那个女人砍成碎片,自己的主人也不会有任何不满,对法兰西国王腓力来说,女人永远只是他生活中的点缀,而权力才是他生活的全部!

“为了法兰西,为了国王陛下。”

奥托低声的给自己打着气,他在等待,所有人都在等待,他们在等待厄勒冈最终放下安装在冲角上的前主桅,一旦那根沉重的前主桅完全放下,那么就意味着这条可怕的海盗船将完全失去它最重要的带动前进的力量!

“再快点,再快点!”约翰的心里不住的祈祷着,他还记得当早晨从母亲那里出来时,埃施瓦夫人对他说过的话:“儿子,不要伤害你的妹妹,你可以夺取她的权力,可是为了你父亲不要伤害她,否则上帝会惩罚我们的。”

“总管,你答应过我,一定不会伤害佐薇,对吗?!”看着奥托脸上狰狞的面孔,约翰忽然开始不安起来“你答应过我的,不能伤害佐薇!”

“当然大人,我会遵守这个协议,”奥托微微一笑,可忽然他接着说“不过那必须是在那位小姐不会伤到她自己的前提之下。”

听到这句话,约翰的脸上霎时变得一片惨白,就在他还没来来得及发出抗议,奥托已经猛然举起手臂,向着远处早已等待在投石机边的士兵高高举起了做为偷袭信号的红色旗帜!

与此同时,轰鸣爆起!巨大的石弹划着完美的曲线,以雷霆万钧之势,呼啸而至!(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征服天国请大家收藏:(www.2kxsw.com)征服天国2k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征服天国最新章节 - 征服天国全文阅读 - 征服天国txt下载 - 实心熊的全部小说 - 征服天国 2k小说网

猜你喜欢: 抗战之中国远征军东晋北府一丘八回到旧石器时代霸道民国抗战之神风传奇抗日之铁血兵王穿越成皇储战国风云之韩国再起回到三国的无敌特种兵1627崛起南海三国之无限召唤天下穿越清朝当皇帝昏君特种兵之极限融合三国之极品枭雄猛卒悠闲大地主锦衣当权妻乃大元帅江山盛世疯狂指挥官悠闲大唐战场合同工戏闹初唐热血三国之召唤猛将
完本推荐: 重生八零:弃妇带娃撩军夫全文阅读君临全文阅读云的抗日全文阅读特工重生:军少溺宠妻全文阅读修罗天帝全文阅读血冲仙穹全文阅读长生界全文阅读英雄联盟之流派大师全文阅读重生之锦绣嫡女全文阅读仙之雇佣军全文阅读回到旧石器时代全文阅读随身空间:末世女穿七零全文阅读药神毒妃,邪王乖乖缠全文阅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全文阅读好莱坞制作全文阅读偷香邪医全文阅读重生八零农村媳全文阅读这题超纲了全文阅读都市神农医仙全文阅读禁域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渔色大宋最强小农民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斗武乾坤仙宫短跑天才妖怪茶话会武破九荒快穿法则:腹黑男神,强势宠木叶神武天下第九美女总裁的透视医仙异能神医在都市太古龙象诀武神血脉我给万物加个点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大夏纪超脑太监无敌升级王我的贴身校花影视世界当神探寒门祸害如果能少爱你一点重生1997黄金时代终极特种兵王重生九零神医福妻变成地狱天灾都市奇门医圣御鬼者传奇

征服天国最新章节手机版 - 征服天国全文阅读手机版 - 征服天国txt下载手机版 - 实心熊的全部小说 - 征服天国 2k小说网移动版 - 2k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