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2k小说网 >> 征服天国 >> 第470章 凯撒时代 声势

第470章 凯撒时代 声势

保加利亚人进入了希腊北部。

这个消息很快就从圣宫里向在君士坦丁堡的每个角落流传出去。

或者应该说当艾萨克二世听到这个消息时,几乎整个君士坦丁堡的人都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艾萨克二世是在刚刚用滚烫的热水泼得身上泛起了一片红色的时候听到这个消息的。

当他听到身边的宦官向他禀报这的时候,因为意外和惊骇险些摔倒在浴池里的艾萨克二世愣愣的看着那个宦官,过了好一阵,他才忽然醒悟过来似的下令立刻把那个使者给他带来。

但是让他失望的是,他见到的却只是那个看起来颇为眼熟的使者的尸体。

从他身上的伤口可以看出这个人曾经面对可怕的敌人,事实上这个人是在罗马城外不远处的荒野里被发现的,当人们发现他的时候,这个人已经奄奄一息,当他被抬到皇帝面前时,他的身体早已经变得冰冷。

艾萨克相信这个士兵是勇敢的,但是他的样子却实在让人无法乐观。看着他的尸体,艾萨克更愿意相信这个人是在经历了一场战斗之后才来到君士坦丁堡的。

而他随身带来的色雷斯将军的密信,也彻底说明了一切。

在那封字迹潦草的密信中,色雷斯将军阿内塞用近乎哀求的口气向皇帝乞求着援军,在信中,阿内塞绝望的提到了来自保加利亚人的袭击和越演越烈的边境窘迫,皇帝慷慨的送到色雷斯的黄金促使饥民们的掠夺更加疯狂,而且随着饥荒在色雷斯全境蔓延,整个希腊都有被卷进去的危险!

而在北方保加利亚人并没有因为得到了自由而轻易满足,这些和罗马人一样信奉着东正教的叛徒不但频频在与罗马的边境上挑起事端,甚至在那些侵入色雷斯的保加利亚人中,已经开始出现整队整队的军队,而不再只是零星的强盗与土匪。

这一切意味着什么,艾萨克在刚刚看到的时候就已经完全明白,他知道随着当初领导保加利亚人的独立,和随后彼得的被杀而令阿森的地位逐渐稳固,那个人的野心也终于开始在这时完全表现了出来。

保加利亚国王已经不再只满足于在自己的国土上被称为国王,罗马的富饶已经引起了这个人的垂涎。

不过让艾萨克感到意外的是,尽管对那个人的野心早有准备,但是却他怎么也没想到保加利亚国王会这么早就开始了他那野心勃勃的举动。

这让艾萨克不但意外,更加愤怒!

“这个人居然还厚颜无耻的答应和我谈判,他甚至没有反对让他那个娼妇似的女儿成为罗马王子的妻子,那个人简直就是个魔鬼!”

艾萨克看着躺在自己面前的大理石地上的使者尸体,愤怒的向着四周的人大喊大叫,他无法忍受自己在刚刚获得一个小小的胜利之后,就被一个来自外国的野蛮人羞辱的事实,更不能忍受自认完美的计划居然会被一个住在山沟里的土包子国王彻底破坏。

“陛下,罗马应该立刻做出回应,如果任由保加利亚人这样下去,不但是罗马的耻辱,也会在色雷斯地区引起很不好的影响。”

一个大臣有些怯懦的轻声提醒着,不过他的话却让艾萨克感到更加愤怒。

对冒犯罗马的敌人予以反击,这不过是最简单也是最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看着这个好像自认是在提出什么高明建议的大臣,艾萨克第一次为自己手下居然只有一群笨蛋感到悲哀,同时他心头闪过了阿莱克修斯的身影,不过他立刻就让自己压下了这个过于荒诞的念头。

“我绝对不能让他从雷克雷监狱里出来……”艾萨克心中暗暗发誓。虽然在与这个弟弟的较量中,最终获得胜利的是自己,但是艾萨克每当想到阿莱克修斯那令他不安的隐忍和超出常人的耐心时,他就觉得多少年来自己都是在一条随时会撕烂自己喉咙的毒蛇的窥伺下渡过的每一天。

“陛下,色雷斯将军的请求要尽快予以答复,”刚刚从元老院感到皇宫的米蒂戈罗斯脸色阴沉,他同样低头望着地上使者的尸体,一双已经发白的眉毛紧紧皱在一起,一时之间不知道在思索着真么“我们现在就要派出罗马军团,只有最可怕的进攻才能让保加利亚人意识到与罗马为敌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我相信任何一个罗马将军对会为了罗马的荣耀而战的。”

“可是我现在到哪儿去找一支能够为罗马而战的军队!”艾萨克终于按捺不住的大声吼叫了起来“那些可恶的色雷斯人,当他们忍饥挨饿的时候我给了他们黄金,我甚至不计较他们曾经袭击驻守当地的罗马军队的罪行,可是现在他们是用什么样卑鄙的行为回报我的?!”

“可是这难道只是保加利亚人的原因?”米蒂戈罗斯忽然轻轻的自语,当他看到艾萨克稍一发愣随即平静下来之后,他慢慢的向后退开了一步。

多少年来,米蒂戈罗斯早已经知道自己该如何伺候一位皇帝,他知道应该小心翼翼的不要去触犯皇帝的威严,特别是如同眼前的艾萨克二世这种喜怒无常,却又拥有着旁人难以想象的虚荣与傲慢的皇帝,更是需要他随时注意,不要因为一时不慎而抢了他荣光的人。

“难道这一切当中还有其他人吗?”艾萨克踱着步子来回走动着,他不知道究竟还会有谁在这个时候会从被后捅他一刀,不过他暗暗发誓一旦找出这个人,他一定不会对他客气。

“陛下,正如您所说的,可能会有其他人暗中唆使保加利亚人,您知道阿森还是在不久前才因为杀掉了彼得而成为保加利亚唯一的国王,以他现在的处境,是不会随意挑起一场与罗马的战争的。除非真如您猜测的那样,有人在背后指使他。”

听到米蒂戈罗斯的话,艾萨克不禁连连点头,他一边毫不客气的承认了刚才猜想完全不是因为米蒂戈罗斯的“无意”提醒,而完全是他自己的猜测,一边在心里不住的寻找着正如米蒂戈罗斯所说,应该立刻派往色雷斯平叛的将军。

但是让他感到沮丧的是,到了这时他才方向,唯一比较适合完成这个任务的人,居然是显然已经投靠了那个贡布雷的瑞恩希安!

“陛下,色雷斯将军阿内塞显然已经无法无能为力,现在唯一能派出的人只有……”

米蒂戈罗斯的声音慢慢的低沉了下去,他从艾萨克越来越难看的脸上可以看出皇帝已经知道自己说的是谁,这让他感到一阵不安,但是当他的眼神掠过躺在地上的使者尸体时,米蒂戈罗斯终于还是低声说出了那个名字:“现在只有特拉比松将军瑞恩希安适合成为平息这场暴乱的人了。”

“休想!”

一声低吼忽然从艾萨克的嘴里迸发出来,他愤怒的盯着米蒂戈罗斯的脸,原本因为被温泉蒸得通红的脸上,这时已经开始变得发黑:“别指望我会对那个忘恩负义的私生子低头,更别指望我会去求他!”

他的脚下因为愤怒变得越走越快,当他经过米蒂戈罗斯身边时,他忽然一把抓住这个年事已高的元老院元老的衣领,双眼几乎冒火般狠狠的问:“告诉我,你是不是受了他的贿赂?也许他还让你替他说情,甚至可能还想让你替他向我要共治皇帝的宝座是不是?!”他的手用力勒紧米蒂戈罗斯的领子,异常高大的他甚至很轻松的就让罗马元老的双脚离地,一时间米蒂戈罗斯只能依靠脚尖勉强支撑着身体,他的脸上一片惊慌!

“去告诉他,只要我还是罗马皇帝,他就别想坐在我宝座的旁边!让他死了那份心吧!”

“陛下,绝对没有这种事,如果您这么想,这就是对我的侮辱!”米蒂戈罗斯愤怒的大声为自己辩解着,他没有想到艾萨克皇帝会如此的激动,尽管从他的样子看来,皇帝本人完全知道瑞恩希安是迄今为止,唯一解决色雷斯危机的人选。

“没有嘛,是吗?”艾萨克恶狠狠的盯着米蒂戈罗斯的眼睛,过了好一阵他忽然放手,同时嘴里开始不住的唠叨起来:“上帝我都干了些什么,我居然因为一个小小的叛乱就这么慌张,我是罗马皇帝呀,当初查士丁尼皇帝即使面对整个君士坦丁堡的叛乱都没有随意放弃,虽然我没有能和他一样,有一个了不起的妻子,但是这难道就是我应该慌张的理由吗?”

听着皇帝胡言乱语似的自我辩护,米蒂戈罗斯微微喘息了一声,同时暗暗为自己感到庆幸,他知道自己已经躲过了一次可怕的危机,现在该是给明显在寻找借口的皇帝铺陈一个台阶的时候了。

“陛下,没有人能否定您是一位睿智的皇帝,不过您的悲剧在于查士丁尼皇帝拥有贝利撒留和纳尔萨斯,而您却一无所有。”

米蒂戈罗斯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充满恭敬,当他看到艾萨克显然立刻就认同了自己的这些把他与查士丁尼相提并论的恭维之后,他一边悄悄的为自己长出一口气,一边小心的说:

“可是我们现在必须尽快的平息色雷斯的暴动,陛下您知道,随时会到来的新的十字军将引来大批的法兰克人,这固然能让我们拥有了对抗萨拉森人的力量,但是也让我们多出了同样巨大的危险,不能不承认,那个贡布雷今天在元老院里说过的一句话的确很有道理,我们的面临的危险也许并不是来自异教徒,而是来自于我们拥有着相同信仰的兄弟。”

“那个贡布雷是这么说的吗?”艾萨克没好气的瞪着米蒂戈罗斯,虽然他很想从这句话里挑出些毛病,但是一看到依然放在地上让他烦心的尸体,他就不禁没有了这个心情,他一边挥手让人把使者冰冷的尸体抬走,一边依然不住来回走动着。

米蒂戈罗斯静静的站在旁边,他知道这时的皇帝正在个人虚荣和色雷斯的危机间摇摆不定,不过他这时已经并不十分担心了,因为按照多年来对艾萨克的熟悉,他知道这位皇帝如果能够放弃对个人权利和虚荣过于执着的把持,依然还是能够做出颇为睿智的决定的。

而艾萨克显然也并没有让米蒂戈罗斯失望,在过了好一阵之后,皇帝脸上的愤懑逐渐消失,他的眼睛定定的望着不远处戴克里先皇帝一尊塑像,过了好一阵之后,他回头看着米蒂戈罗斯:“去告诉瑞恩希安,他依然是我父亲的儿子,是我的兄弟,对于他曾经对我的冒犯,我是不会计较的。”

“遵命陛下,您还有其他的吩咐吗?”米蒂戈罗斯低声提醒着,他知道皇帝肯如此对那个瑞恩希安让步,绝对不会只为因为想到了所谓的兄弟情义。

“对,的确还有……”艾萨克有些难以启齿似的皱起双眉,不过最终还是开了口“告诉他,我依然对他十分信任,特别是他在曼齐克特所做的一切,不过如果他能再次为我、为帝国平息色雷斯的叛乱,我会给予他更大的回报。

特别是,如果他能把那支救赎骑士团从那个贡布雷那里带出来去参加色雷斯的平叛军队,我甚至可以考虑让他成为驻守君士坦丁堡的近卫军统帅,我相信他一定会知道我接下来会向他承诺什么。”

“陛下,您真是睿智……”

米蒂戈罗斯用一个让艾萨克感到暗暗得意的深深鞠躬结束了这次觐见,不过当他转身离开皇帝寝宫时,望着那座在夜色里灯火通明的宫殿,罗马元老的脸上却浮现出一丝苦涩无奈的笑容。

米蒂戈罗斯没有回到自己的家里去,他也并没有立刻就赶到瑞恩希安在君士坦丁堡的住宅。

在夜色中,罗马元老坐在马车里任由自己的随从漫无目的的在君士坦丁堡的大街上游荡着。

每当来到一些广场和喷泉边这些总是会聚集起一群高谈阔论的人群的地方时,他会让马车停下来,静静的听一听那些君士坦丁堡人在议论些什么,然后再继续前进,这样一路上走着听着,米蒂戈罗斯的心情却变得越来越沉重起来。

在白天元老院的陈情咨会上发生的一切传出去之后,米蒂戈罗斯相信那个贡布雷的名声在君士坦丁堡肯定已经遭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尽管他实在不明白那个人怎么会愚蠢到那种地步,居然会主动的把自己的野心暴露在所有人的面前,但是只是到了夜晚,一切就彻底发生了变化。

君士坦丁堡人那容易激动甚至有时候显得毫无理智的狂热,似乎在这一刻推动着他们的情绪再次向那个贡布雷倾斜过去。

在人们的议论中,已经开始有越来越多的人根据那个到处在城市里流传的关于色雷斯的消息对贡布雷产生了同情,那些热衷于讲演雄辩的人在人群里不住的盛赞那位圣子所拥有的常人难以想象的智慧,同时也为他那令人难以置信的远瞻不住感叹。

“当我们还在为帝国失去了保加利亚而愤怒的时候,睿智的圣子却已经看到了更遥远的东西,他预见了那些野蛮的保加利亚人的野心,甚至提出了应该在他们还没有对罗马产生威胁之前,派出军队和教团,他甚至为了罗马而甘愿让自己的骑士团面对那些野蛮人……”

当米蒂戈罗斯走进著名的阿弗洛狄忒公共浴室时,他听到一个讲演者正倚靠在一块被温泉冲刷得十分干净的圆石上向四周的人大声讲演着,在他的四周围拢着一小圈人数并不很多的听众,不过让米蒂戈罗斯感到意外的是,在那些听众中,他看到了几个宫廷里颇有名望的大臣,甚至还看到了几个白天在元老院中一起诘问伦格的罗马元老。

“……可是我们用什么来回报这种慷慨呢?”随着那个讲演者的富有煽动性的声音,旁边的一些人也逐渐的靠拢过来,这似乎让他的情绪显得更加激动,他一只手虚握着赤裸的胸前那并不存在的古罗马哲人长袍的外襟,另一只手按在光溜溜的腰间,以一副古希腊雕刻家利西普斯刻刀下的伟大作品的形象站在听众面前,同时用让旁人仰视的傲慢发出辛辣讥讽的言论。

“我们的元老们呀,居然认为那个人的话是危言耸听,甚至把他称为罗马有史以来最大的野心家,我的上帝,要知道罗马从不畏惧野心家,凯撒,屋大维,戴克里先,君士坦丁,甚至是后来的巴西尔皇帝,他们都是野心家,可是这些人却也都是令罗马人为之敬佩的英雄和皇帝,如果真要说值得遗憾,那只能说这样的野心家在罗马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了。少到罗马在被克尼亚人羞辱了百年之后,居然还会被一群野蛮的保加利亚乡巴佬侮辱!”

“说的好!”“上帝,元老院应该听听这个人的话!”“罗马人已经被侮辱的够了,我们如果说有什么罪也早已赎清了,该得到好报了!”

人们大声喊叫着,空旷的浴室里因为这一声声的喊叫不住发出回声,震得人的耳朵嗡嗡作响。

不过这一切在君士坦丁堡却显然早已被人们习以为常,在这种街头上的闲言碎语和关乎国政的纵横雄辩交相辉映的地方,总是有人不停的用凌厉的口舌为自己的观点辩护,这不但成为了罗马的传统,甚至已经成为了令罗马人难以放弃的生活中的一部分。

米蒂戈罗斯斜靠在一根石柱上静静的听着那个讲演者的话,他知道在这个时候一定正有很多这样的人在不同的地方口沫横飞的到处大放厥词,不过即便这样米蒂戈罗斯也不能不承认这个“业余政治家”的话未尝不是某些罗马贵族们的心声,特别是当他想起这其中关系到一位与皇帝有着浓厚的血缘关系的罗马将军之后。

罗马贵族当中未尝没有人想在这种时候,依附上一个可能会在将来拥有更大权力的新贵。

这个想法让米蒂戈罗斯感到有些不舒服,他当然知道皇帝最终决定向瑞恩希安让步,固然是因为色雷斯的危机,但是更大的原因,则是皇帝希望能够重新把那位在曼齐克特建立了巨大功勋的罗马将军召回自己的庵下。

一位受到一个武装的军事教团支持的,同样拥有着皇室血统的罗马将军对皇帝的威胁究竟有多大,只要稍微翻看一下罗马的历史就会一目了然了。

但是,皇帝的这个如意算盘真的能如愿以偿吗?米蒂戈罗斯对此并不乐观。

至少他知道这时的瑞恩希安虽然依然只是特拉比松的将军,但是从他居然毫无理由却滞留在君士坦丁堡不肯回到自己的军区,却居然没有一个人向皇帝提出弹劾就可以看出,这位罗马将军的地位现在已经变得十分微妙,微妙到了即使虚荣狂妄如艾萨克二世,也不得不向他递出代表着和解与妥协的橄榄枝。

“我们应该把这一切让皇帝知道!”那个讲演者已经因为别人对他的欢呼变得歇斯底里起来,他在听众当中寻找,当他看到几位显然地位显赫的贵族之后,他立刻走过去对着他们大声提出建议“大人们,我相信你们一定都是忠于罗马的,既然这样你们为什么不能把人民的声音转达给皇帝?这难道不比你们在这里感叹更有用吗?我们都知道罗马的精神在君士坦丁堡,可也同样是在希腊,难道我们能容忍曼齐克特的悲剧在色雷斯甚至是罗马再次出现吗?”

讲演者的大声质问立刻的得到了四周听众的共鸣,他们纷纷向那几个贵族和元老请求着,同时已经有人开始高喊着应该给皇帝写一封长信,好让“罗马人民的声音得到伸张”。

看着那些激动的君士坦丁堡人,米蒂戈罗斯无奈的轻轻叹息一声,他疏懒的重新穿起衣服走出浴室登上了马车,当听到仆人询问还要去什么地方时,米蒂戈罗斯淡淡的说:

“回家。”

………………

瑞恩希安是在一个很不适合的时候听到关于色雷斯的消息的。

当时正在他的身下享受这位罗马将军威猛攻势的女人,在即将迎来一次令她为之神魂颠倒的高潮之前被无情的撵下了床!

只在身上披上一件细亚麻长罩衫的瑞恩希安几乎是一下就冲到了门外,他的眼睛死死盯着站在门外的随从,同时用低沉的声音命令他重新再说一遍那个消息。

“由色雷斯将军派来的使者带来的消息,色雷斯再次发生叛乱,而且保加利亚人的军队也开始进入希腊。”

亲信随从简单而清晰的回答着主人的话,随即这个亲信就看到主人在听清了这个消息之后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如同喝下了最好的美酒般的奇怪笑容。

“上帝的意志,上帝的意志呀……”瑞恩希安慢慢的向后退了几步,他的眼神中有那么一阵闪过了一抹想尽量掩饰,却终于没有克制住的躁动,可接着他就立刻冷静下来,在随手打发走了那个亲信之后,刚刚关上房门的瑞恩希安就疯狂的扑向了站在床边望着他的美丽女人!

一时间,一阵阵女人兴奋的呻吟声响彻整个房间……

………………

“尊敬的大人,我以罗马元老院的名义通知您,”一个身披锃亮链甲的罗马军官站在伦格面前举着一张羊皮纸卷轴大声宣布“您将再次接受元老院陈情咨会的征询,同时您要向元老院说明关于您要求向色雷斯派出武装教团的理由。”

“十分荣幸,”伦格伸手接过那封来自元老院的羊皮纸命令时,注意到了这个军官颇为恭敬的神态“请转告尊敬的元老们,在向皇帝陛下陈情之后,我就会立刻赶赴元老院说明我的一切理由。”

“您要在之前觐见皇帝吗?”军官有些意外的问着,当得到一个肯定答复之后,这个军官立刻告退,匆忙而去。

“罗马元老院毕竟不是皇帝的宦官,那些元老这个时候大概正考虑该如何从皇帝那里争取到更多的权力,不过……”赫克托尔忽然微微皱起双眉“色雷斯发生的一切似乎只对一个人有利。”

“你是说瑞恩希安?”伦格一边看着那封元老院的来信,一边随意问着。

“是的,这一切突然让那个瑞恩希安成为了罗马最重要的人物,这并不是好事。”

“不用担心,赫克托尔,很快他们就会发现需要的不只是个罗马将军,更需要我们。”说到这里的伦格忽然噗嗤一声轻笑:“写信的人有一个拉丁词拼错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征服天国请大家收藏:(www.2kxsw.com)征服天国2k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征服天国最新章节 - 征服天国全文阅读 - 征服天国txt下载 - 实心熊的全部小说 - 征服天国 2k小说网

猜你喜欢: 极品贴身家丁热血三国之召唤猛将铁血大军阀锦衣传奇商业三国三国之极品枭雄特种兵之极限融合苏联1991崇祯八年最强罗成之横扫天下神话版三国天烽三国醉龙图带着空间闯大唐刘备的日常大汉帝国风云录三国之群雄逐鹿新特工学生锦衣当权鹰卫刑徒寒门祸害帝国苍穹扛着AK闯大明穿越成皇储戏闹初唐
完本推荐: 侯府嫡妻全文阅读莽荒纪全文阅读大汉帝国风云录全文阅读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全文阅读娇宠令全文阅读风水大相师全文阅读异世邪君全文阅读春野小神医全文阅读随身空间:农女世子妃全文阅读悠哉兽世:种种田,生生崽全文阅读不聊斋全文阅读我家后门通洪荒全文阅读我要做门阀全文阅读极品戒指全文阅读护花狂龙全文阅读重生之侯府嫡女全文阅读上品寒士全文阅读锦衣卫全文阅读这题超纲了全文阅读农门长安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最强保镖恐怖复苏天下第九天命武君网游之菜鸟很疯狂大夏纪异世界开发手册都市逍遥邪医仙帝重生混都市重生似水青春仙界赢家会行走的封印之书逆天邪神渔色大宋战场合同工无限世界的二狗纯阳剑尊我给万物加个点猛卒超品命师带着农场混异界重生校园做学霸帝妃临天极品全能学生神厨狂后重生大富翁通幽大圣如果能少爱你一点东晋北府一丘八霸占诸天

征服天国最新章节手机版 - 征服天国全文阅读手机版 - 征服天国txt下载手机版 - 实心熊的全部小说 - 征服天国 2k小说网移动版 - 2k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