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2k小说网 >> 征服天国 >> 第591章 凯撒时代 “罗马荣誉军团”

第591章 凯撒时代 “罗马荣誉军团”

当公元一一八八年终于结束,按照东正教教规的儒略历法一月圣诞节后的第十天,一场比往年任何时候都要大的大雪降临到了大地上。

整座君士坦丁堡几乎在一夜之间就覆盖上了一层厚厚的白色,从海上看上去,绵延起伏的城墙就如同一条白色的丝带般顺着海岸向内陆延伸而去。

在更远的地方,圣索菲亚大教堂恢弘的穹顶如同一座高耸的雪白山峰般在远处飘渺模糊的雪景中若隐若现,而伴随着一阵阵响亮的号角声,过往的船只能够看到一条条如梭般的海船正在君士坦丁堡军事门的外面时隐时现的出没。

从头天就开始飘落的大雪没有因为夜晚的到来而停止,甚至当清晨到来的时候反而变得越来越大,这让开始还有所准备的君士坦丁堡的官吏们开始感到了不安,按照各自的职责,这些忠于职守的罗马官吏开始在各自管辖的地方走街串巷,他们不停的敲着一户户的房门,让那些人家小心警惕,同时他们立刻赶到一些分布在全城各个地方的学校,去亲眼检查一些虽然名声赫赫,但是却有因为历史过于悠久而开始变得让人担心的老旧房子。

在开始的喜悦之后,罕见的大雪开始让君士坦丁堡人尝到苦头,随着一户户的房门被厚厚的积雪封住,随着一些地方开始传来因为积雪过厚而出现了房倒屋踏的险情,君士坦丁堡人不由开始为这场大雪所带来的灾难抱怨起来。

一个半瘸的老头蹒跚的走在路上,当他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到地上不平的石头时,他的嘴里就会发出一声诅咒,然后又会立刻很不安的在胸口画上一个十字表示忏悔。

不过虽然如此,但是当他不知道第几次滑倒在地时,他终于不顾一切的大声咒骂了起来。

“上帝,这还让人活吗,这简直就是在故意折磨我。”老头坐在地上大声骂着,他用手里的拐杖不住敲打地上厚厚的积雪,在激起一片白色的碎花之后,他干脆把拐杖扔得远远的,坐在雪地里生起闷气来。

“哦,你怎么了,就那么坐在地上,如果病倒了我可不会管你。”

一个气鼓鼓的声音从街对面的一间酒铺子下门口响了起来,随着这个听上去就能让人觉得颇为活泼有力的声音,一个同样显得活泼有力的年轻女孩叉着腰出现在了酒铺门口。

这个有着一头乌黑的长发,看上去不但长的很漂亮,特别是有着一双颇为灵活的黑色眼睛的希腊女孩并不去扶起赌气不肯起来的老头,她就那么远远的看着,似乎要和老头比试一下耐性。

显然没有很大耐心的老头看着似乎并不想向自己妥协的女儿,最终还是无奈的站了起来,他嘴里一边不满的咕哝着“不孝女……”之类并不是很敢让女儿听到的抱怨,一边拍打着身上的积雪,慢吞吞的走进了自家的门面。

看着老头走进酒铺,女孩暗暗松了口气,她当然自己自家的老爹为什么这么生气,但是她却并不想顺着自家老爹的意思,而且这个时候她自己也正十分烦恼。

“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女儿,”老头用力拍打着那条因为湿冷开始发痛的腿,同时看着铺子里的几张空桌子不住抱怨着:“看看咱们家的生意,再看看别人,难道让你开口为咱们家讨个好点地方的门面就这么难吗?要知道你的未婚夫可是近卫军统帅,帝国的宫廷总督。”

“他不是我的未婚夫!我只是个小酒铺老板的女儿。”阿索尼娅大声的反驳着父亲,同时她走到门口,透过看上去丝毫不见减小的大雪,想着远处的毕拉匹裘山丘看了看“上帝这雪下的真大,连对面的毕拉匹裘丘都看不到了。”

“当然了,要知道这么大的雪,也就只有在当初曼努埃尔皇帝的时候曾经下过一次,那一刻可真是糟糕,贝伊奥鲁区曾经有一大片房子因为雪太大倒塌了,当时据说有几百人丢了性命,”乔尔巴拉老爹含糊的说着,然后他悄悄的看了看一直站在门口望着远处的山丘出身的女儿,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叹息“阿索尼娅,你要知道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难道你永远不再理会阿历克斯了吗?”

“当然,我是不会原谅他的!”听到老爹提到阿历克斯的名字,阿索尼娅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一股愤怒,她一边用力踢着门口的积雪,一边恶狠狠的说“他居然在外面和女人胡来,而且居然还那么大胆,要知道那些近卫兵说他甚至和那个罗斯女人一起单独到森林里面去,而且一去就是大半天,这让我怎么原谅他!”

“阿索尼娅,你太认真,要知道作为男人,”老头做了个无奈的手势,当他看到女儿脸上已经一片黑黑的神色时,他立刻停下话头,然后不住晃着走到铺子门口和女儿站在一起看着远处的毕拉匹裘丘模糊的影子“可是你不觉得很可惜吗,近卫军统帅呀,就是原来不如我们的那些人,还因为成为了祈祷者得到了好处,看看那些人,有的得到了几块好地,有的当上了小官,可是你呢,你可是曾经在色雷斯帮助皇帝立过功的,说到这个,男人就是这样,看看皇帝……”

“皇帝可以那样做那是因为他是皇帝,可是我是不会原谅阿历克斯的,要想让我原谅他,除非我死了!”

阿索尼娅气愤的发出一声大喊,说着她用力向着身边的一根木头柱子猛的一踢!

整个房子似乎因为她的这一下不由微微一晃,这让阿索尼娅因为自己的举动不由吓得一愣,她呆在那里,在停了一下之后才向着同样吓了一跳的父亲发出一声讪笑。

但是,就在她的笑容还没来得及完全浮现在脸上时,酒铺子的房顶开始发出一阵古怪的沉闷响声,就在乔尔巴拉老爹脸色大变的发出一声惊叫,向着女儿扑去时,整幢房子已经在一阵可怕的响动中坍塌下来!

………………

在圣宫背对巴尔巴拉海的山丘另一边,有一片半建在地下的温泉宫殿,在这片由当初赫拉克留二世建造的宫殿中,有着颇为奢华的陈设布局和可以直接通向地下的温泉浴室。

不过当初真正让赫拉克留二世贪恋上这里的,是因为独特的建造方式而形成的冬暖夏凉的环境。

在丁璇派来的医生的建议下,伦格很快就让人按照他的吩咐在圣宫中找到了这片修养的好地方,在小心翼翼的把玛蒂娜搬到这里后,伦格就几乎天天在忙完一天的工作之后来到这里陪着她。

甚至有时候,伦格干脆就让人把需要他批阅的文件拿到这里来,他在玛蒂娜房间外面的小房间里安置了一张颇大的书桌,然后就在那里一边陪伴着妻子,一边忙碌的解决着整个罗马帝国沉积多年留下来的繁重难题。

不过,不论多么繁忙,一旦房间里的玛蒂娜有了任何异常,他都会立刻放下手里的工作赶过去,虽然也知道并不能帮上什么忙,但是当看到玛蒂娜看到他时放心的样子时,他就会松上一口气。

伦格并不知道那位来自自己祖先的家族,而且说起来也该算是自己“祖宗”之一的大夫究竟给玛蒂娜吃的是些什么药,不过闻着那些想起来十分熟悉的汤药的味道,他还是不由暗暗感到一丝安心。

经过了将近一个月调养的玛蒂娜看上去脸色已经变得好了许多,虽然因为那些味道过于甘苦的汤药而不止一次的发着脾气,但是每一次她还是在伦格的安慰下勉强的喝下了那些黑乎乎的可怕药水,而到了后来,她甚至自己主动的去喝下那一碗碗让伦格看了都不由微微皱眉的汤剂。

而让她能够这样坚持下去的,主要还是她从自己的女侍那里听到的一句话。

当女侍用难以掩饰的兴奋偷偷告诉她,她听到了那位医生对皇帝说,皇后再次生育并非不可能时,玛蒂娜几乎兴奋的发出大声欢叫。

正是因为这样,即便后来那位医生给她吃下了更多的让她难以下咽的东西,她也毫不犹豫的服了下去,而且虽然始终对这个说着她从没听到过的语言,也穿着过于古怪服装的异族的医生有所疑虑,但是她却依然很听话的依从着他的嘱咐,这甚至让身为医生的丁原也不由颇为奇怪。

不过当他把这个告诉他的堂妹时,那位璇小姐只是微微一笑的说了一句旁人一时间无法明白的话:“无他,有所求尔。”

而皇后的身体正在康复起来的消息,也让整个君士坦丁堡的民众为之振奋,他们再次涌进教堂为皇后祈祷,而更多的人则用教捐的方式向君士坦丁堡牧首会提出,要为皇后举行一场盛大的祈福弥撒。

一切似乎都在慢慢变得好起来,而随着一场降临的大雪,君士坦丁堡人也开始迎接伦格皇帝登基后的第一个圣诞节。

当伦格带着一团寒风走进房间的时候,玛蒂娜正坐在架着地塘的角落里绣着一件披风,她小心翼翼的用金线在黑色的披风上循着印记绣着花纹,当听到声音时她抬起头,看着走进来的丈夫露出了一个笑容。

“今天怎么样我的小妻子,”刚刚从城里巡视回来的伦格向妻子走去,然后他又想起什么的脱下身上还带着寒气的外套,然后小心翼翼的把玛蒂娜搂在怀里“今天觉得好些吗?”

“我不知道,不过已经不象以前那么冷了,”玛蒂娜伸手微微抚摸着小腹,然后有些畏惧的看了看桌子上摆放的空杯“我喝了这么一大杯。”

她夸张的向伦格比着,当看到伦格似乎不信的表情时,她又有些心虚的微微缩小了手势:“是这么一大杯。”

“哦,我的小皇后可真勇敢,要是换成我,可能就喝不下去了。”伦格随口说着,不过当他闻着那些熟悉的味道时,一时间不由真的想起了记忆中许久以前,一个因为不肯喝药而向母亲撒娇的小男孩。

“伦格你怎么了?”玛蒂娜有些疑惑的问着“最近你总是在出神,是不是很累呢?”

“我一直很累,事实上我甚至想过要带着你,就我们两个人找一个地方去休息一阵,没有罗马,没有战争也没有阴谋。”伦格微笑着让玛蒂娜坐到身边“也许我们都很累吧。”

“伦格,你是不是怪我对瑞恩希安做的事?”玛蒂娜突然低声问“我看得出来,从那之后你并不高兴,我听说,几天前你不但申斥了赫克托尔,甚至还剥夺了马克西米安做为国务秘书代替你整理呈文的权力,是吗?”

看着妻子略显畏惧的神色,伦格很小心的把玛蒂娜纤弱的身子抱在怀里,轻声安慰着:“听着玛蒂娜,你是我的妻子,是我的皇后,当你戴上后冠的时候,你就拥有和我相同的权力,所以不论你做了什么,不论你做的对错误都不是问题,你不用为自己做过的事情担心。至于赫克托尔他们,我只是要他们知道,他们可以做什么,应该做什么而已。”

伦格的话,让原本隐隐担心的玛蒂娜略微安静下来,她低着头默默的玩弄着伦格腰带上的流苏,过了一会之后她忽然抬起头,用一种少女特有的羞涩神态把嘴唇轻轻贴在伦格耳边说到:“伦格,我的身体已经好多了,所以你可以晚上到我房间里来了……”

玛蒂娜的话让伦格不由神色一呆,他看着妻子透着一丝红晕的脸颊,在稍微楞了一下后有些好笑的轻轻抱住她的腰肢:“这个时候不行的玛蒂娜,你的身体……”

“我没事情的,”玛蒂娜似乎有些着急起来“我的女侍德帕夫人,她为她丈夫生了八个孩子,到现在她的身体依然很好。”

“听着玛蒂娜,你不要着急,”伦格有些无奈的捧起玛蒂娜昏红的脸颊“德帕夫人的丈夫是个骑士,对他来说妻子只是为他生下继承人的工具,而你不同,你是我的小妻子,我不会为了自己的欢愉就伤害你的身体。”

说着,伦格伸手轻按在玛蒂娜要张开的嘴唇上,搂着她坐下来轻轻摇晃着:“不要着急,等你的身体好多了,我会让你天天留在我的身边陪着我,好吗?”

“不过也许到时候你会有更多的事情要做,或者有更多的人要去照顾。”玛蒂娜说到这里的时候,不由抬头看着伦格的脸“伦格告诉我你真的没有对我生气吗?”

“你为什么一定要想到这些呢,难道你忘记了自己是罗马的皇后了吗?”伦格用手指轻轻挑起玛蒂娜因为刚刚病愈而显得微尖的下颌“我的小皇后,我们以后会在一起很久很久,直到我们一起看着这个帝国发生巨大的变化。”

“还有呢?”玛蒂娜低声问“伦格我能求你一件事吗?”

“告诉我你想要什么,只要你说出来,我就会去为你拿到。”伦格轻声说着。

“伦格,我想埃德萨,我想回家。”玛蒂娜怯怯的说。

“会的,总有一天你的梦想会实现的,我想你发誓。”

伦格说着微微低下头向着玛蒂娜已经有着发热的嘴唇吻去,但是就在他们的嘴唇刚刚碰触到一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远处传来,接着在门外女侍不满的抗议声中,房门被猛然推开!

“陛下,出事了!”近卫军旗队总队长丕平气喘吁吁的冲了进来“君士坦丁堡城里的大片民房被大雪压倒了!”

“你说什么?”

听到这句话,伦格脸上的神色立时变得难看起来,他几步走到丕平面前声音低沉的问“知道有多少民房被压倒吗?”

“还不清楚陛下,不过据说毕拉匹裘丘那一带很糟糕,”说到这儿,丕平这才向伦格身后的玛蒂娜微微鞠躬行礼,然后他压低声音说“阿历克斯大人已经赶去了,听说倒塌的地方就是阿索尼娅家酒铺附近,据说已经死了很多人……”

“上帝,赶快跟我走!”伦格没有再等丕平说完,抓起了原本扔在门口的外袍向着门外奔去。

“伦格!”玛蒂娜不由自主的叫了一声,当她看到伦格已经远去的背影时,她回头向着正要跟上去的丕平焦急的喊着:“照顾好他,丕平!”

“请放心陛下。”在大声的回应声说,丕平快走几步,向着伦格的身后追了上去。

当马车沿着狄奥多西城墙下的道路来到毕拉匹裘丘附近时,跟随着伦格的近卫军也不禁看到的一切感到震撼莫名。

整片毕拉匹裘丘下的街道这时已经变得一片混乱,按照古老的方式所有房子相互连接修建起来的民房,因为大雪的挤压而逐渐变形,终于随着一栋房子的倒塌,整片房子就如同串联在一起般的随着倒塌了下去。

到处都是被积雪压踏的房子,大根大根的柱子深深的扎进了房子里,支撑在外面的一截看上去就好像是即将沉没的海船倾斜的船帆。

原本雪白的世界这时已经一片肮脏,在一些残垣断壁的缝隙间,可以隐约看到死难者可怕的尸体,同时可以听到更远处的房子里传来的阵阵断断续续的呼救声。

而因为寒冷而绝大多数人当时都在房子里取暖,于是一场令人恐怖叹息的悲剧就在这样的一个新年里发生了。

虽然近卫军的士兵在圣地经历过一场场残酷的战斗,但是当他们看到大片的房屋被埋在积雪下面,无数的人在废墟中痛苦哀嚎时,这些久经战场的军人也不由在胸前画起了十字。

看着一具半露在外面的已经被砸得变了样子的尸体,一个近卫军士兵发出了低声祈祷,但是这却立刻引起了伦格不满的呐喊:“祈祷是牧师的事,赶快去救活着的人!”

皇帝的命令立刻引起了近卫军的一片骚动,士兵们开始扔下手里的武器手忙脚乱的帮着搬运石头,清理残骸。

而这时,早已经闻讯而来的罗马官员们如疯了般的带着各自的手下向着废墟里奔去,他们有的只来得及向皇帝略一鞠躬,有的人甚至根本没有注意到皇帝已经到了这里。

“所有人都去帮忙!”伦格看着依然守在身边的一小队近卫军愤怒的喊着,他一边说着一边跳下战马,迈过混乱的废墟向着毕拉匹裘丘下走去。

“你们让开,不要在这里碍手碍脚的!”

一个充满懊恼的声音从废墟里传来,接着随着一阵混乱,一个看上去颇为壮实的罗马人抱着个全身血污的人从一个拐角里奔了出来,他一边向前跑着,一边向迎面而来的近卫军大声呵斥,当他看到刚刚拐过来的伦格时,因为焦急而变得暴躁的脾气让他毫不客气的向着眼前这个挡了他去路的家伙猛撞了过来!

“站住!”“大胆!”

跟在伦格身边的近卫军立刻冲了上去,他们几下子就抓住了这个试图冒犯皇帝的人,同时有人手里的佩剑已经横在了他的脖子上。

“不要伤害他,”伦格低声喝止着,他一边示意近卫兵把这个人背上的人接过去,一边若有所思的想了想,然后想起什么的问:“你是不是那个贝伊奥鲁区荣誉军团的士兵?”

“你是……”那个被显然吓到的人愣愣的看着伦格,接着忽然展开嘴巴发出一声低呼:“我的上帝,皇帝陛下!”

“好了放开他,我认识这个人。”伦格向近卫兵说着,然后他越过那个人继续向废墟里走去。

“陛下,这样不行!”那个曾经为伦格带过路自称“荣誉军团后裔”的男人忽然鼓足勇气跟了上来:“您的近卫军在妨碍我们。”

“你说什么?”伦格回头看着这个人。

“请原谅陛下,不过你的近卫兵并不熟悉这里的地形,我们是这里出生的,这些房子通向哪,谁家和谁家连着我们都知道,您的近卫军帮不上我们,只会给我们添麻烦。”

男人的话让伦格稍一迟疑,随即他向跟在身后的丕平点了点头:“你去安排近卫军,帮助君士坦丁堡民众在外围维持秩序,做他们能做到的一切事情,还有去把毕拉匹裘区的官员找来,让他们立刻查处究竟有多少人遇难。”

“遵命陛下。”丕平低声回答着向远处奔去。

看着远去的丕平,伦格稍微沉吟,然后他向着那个壮实的男人挥了一下手:“带我过去看看,我要你给我当向导。”

“遵命陛下。”男人立刻回答,然后他沿着那些废墟中隐约能找出来的道路向里面带头走去。

从很早之前,毕拉匹裘丘就是君士坦丁堡城里平民集居的地方,虽然与欧洲比较起来,罗马人的房子建造的结实和舒适度多,但是多年来的风雨侵蚀,已经让这片民房变得年久失修。

而随着这场异乎寻常的大雪,悲剧终于在这样的日子发生了。

当伦格跟在那个荣誉军团军人的后面走到一片看上去隐约有些印象的废墟附近时,他看到了几名近卫军士兵正在焦急的拉着阻拦着似乎已经疯狂了的阿历克斯。

“大人,您不要这样,这种样子里面的人不可能还活着的!”一个士兵大声喊着。

但是似乎根本听不到的阿历克斯不住的推搡着试图阻止他的士兵,终于随着抓住一个士兵的衣领用力一摔,阿历克斯摆脱了挡在身前的近卫兵,猛的冲上已经被大雪埋在下面的酒铺废墟上。

“阿索尼娅!你在哪!在哪儿?!”

阿历克斯已经嘶哑了的嗓子不住咆哮着,他不顾一切的用双手搬动埋在厚厚积雪下的瓦砾,当因为脚下湿滑而沿着半堵倾斜的围墙翻滚下来后,他躺在雪地里不由发出痛苦的哭嚎。

伦格走到了阿历克斯身边,看着痛哭的阿历克斯不由一阵黯然,他伸出手轻轻拍着阿历克斯的肩头,接着当他无意中抬起头时,他的手不由停顿了下来。

在不远处一扇倒塌的窗户前,一身泥土阿索尼娅无声的站在那里,她的脸上露着不知道是欣慰还是难过的神色,而她的眼睛则只是望着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的阿历克斯。

“阿索尼娅!”连滚带爬的冲上去的阿历克斯如同掠夺般的把阿索尼娅紧紧抱在怀里,他的力量是那么大,以致阿索尼娅不由得发出一声略带疼痛的呻吟。

“上帝,我以为你,以为你……”阿历克斯不停喘息着,他伸手抱着阿索尼娅肮脏的脸仔细看着,然后不顾的一切吻了下去。

“我没事,幸亏爸爸闹别扭,”阿索尼娅感受着从阿历克斯的身上传来的阵阵激动和真情,眼中不由同样噙满了泪水“这里的一切都太可怕了阿历克斯,太可怕了。”

“我知道,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放心,不会了!”阿历克斯几乎用足全力把阿索尼娅搂在怀里,过了好一阵,当他好像才醒悟过来自己真的抱着心爱的女人时,他不由发出了一连串充满喜悦的大笑。

“爸爸还在那边,他在帮着救人。”阿索尼娅终于从阿历克斯近乎折磨的怀抱里挣脱出来,她有些惊慌的看着四周,然后拉着阿历克斯向远处一处废墟走去。

“看来我们不需要为阿历克斯担心了。”伦格低声说了一句,这时已经闻讯赶到的罗马官员们纷纷来到了他的身边,看着整片毕拉匹裘丘上埋在积雪下的废墟,他们不由发出了一阵悲哀的祈祷声。

“陛下,法尔哥尼的卫戍军团已经把这里包围起来了,而且护民官们已经开始带领抢救。”马克西米安小声报告着,当他看到伦格似乎若有所思的表情时,他立刻沉默下来等在一边。

看着毕拉匹裘丘的惨象,伦格微微发出了一声叹息,他默默的沿着已经变得坑洼不平的道路向前走着,当眼前出现杂乱的东西时,他随手把它们放在一边,踩着已经变成了浑浊的泥水的淤泥积雪,他走到了一个小小的喷水池钱“我要尽快知道究竟有多少人遇难和受伤,还有我要知道对他们都是怎么安置的。”

“陛下,很快就会向您报告,”马克西米安低声回答着,然后在稍微等了一下之后他小心的说“不过陛下,您还是尽快回到圣宫去吧,这里不太安全。”

“马克西米安,我记得在耶路撒冷的时候比这里更加危险,甚至在考雷托尔也并不安全。”伦格回头看着自己的秘书“我想你最好时刻记住,任何试图向我动手的人,都是在冒着违背上帝意志的危险,而我相信这样的人在这个世界上并不很多。”

说着,他回头向那个给自己带路的荣誉军团军人问到:“告诉我士兵,你叫什么名字。”

“凯拉维裘斯.莱索姆,陛下。”军人紧张而激动的回答。

“很好,马克西米安,带上这个人,还有叫上康尼努斯和米蒂戈罗斯来找我。”伦格沉声命令着。

皇帝的命令让马克西米安不由看着这个颇为壮实的罗马人有些好奇,不过他却没有说什么,在看着皇帝离开之后,他向这个叫凯拉维裘斯.莱索姆的罗马人略一示意,然后就向那些聚集在一起正在焦急的商量着办法的罗马官员走去。

………………

伦格坐在椅子里默默的看着手里的报告,那是护民官们刚刚调查完之后汇总上来的灾情呈报。

“倒塌房屋一百三十三间,死亡六十四人,受伤二百七十八人,就是这样了?”伦格用手轻轻敲击着放在桌子上的呈报。

“是的陛下,您知道毕拉匹裘丘都是一些很陈旧的房子,所以……”

米蒂戈罗斯的话让伦格抬起的手挡住,他侧头看着旁边的康尼努斯:“告诉我,你们准备怎么安置这些人。”

“陛下,我们已经拨出了一笔款项,不过现在有很多人没有住处,”康尼努斯有些为难的回答的“陛下您知道现在这个季节,我们虽然已经把他们安排在了教堂里,但是如果不能尽快给他们安排住处,那就太糟糕了。”

“我已经知道了,”伦格微微点头,在沉思一阵之后他抬起头来“把所有人都送到艾萨克之前的那些别墅去,那些地方已经足够暂时让他们住下的了。”

“遵命陛下。”米蒂戈罗斯谨慎的回答,自从圣奥古斯特日之后,米蒂戈罗斯变得更加小心了,他知道眼前这位罗马皇帝已经成为了罗马最具有权势的人,不过同时在他的心里,更大的疑惑也变得越来越深,他不明白这位皇帝在已经拥有了这么巨大的权力的同时,又为什么要一直在不停的推行着如色雷斯的大教议团和正在君士坦丁堡,进而是整个罗马逐渐开始推行的特里布斯大会。

一阵微冷的寒风从敞开的窗口吹进来,伦格不由抬起头,他看着外面的依然在不停飘动的雪花,似乎一时间陷入了沉思。

几位罗马大臣无声的陪伴在皇帝的身边,他们不知道皇帝这个时候又在想些什么,但是看着他脸上的神色,他们不由得预感到,似乎又要有新的事情发生了。

“你们谁能告诉我罗马荣誉军团是怎么回事?”伦格忽然开口问着。

似乎颇为意外的几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在略微沉吟之后,康尼努斯向前走了一步:“陛下那些人并不是真正的军人,甚至可以说他们是罗马军队的耻辱。”

“为什么会这么说?”伦格有些奇怪的问。

“陛下,事实上这些所谓的罗马荣誉军团,是过去那些罗马城市军人的后代,他们的祖先是勇敢的,但是他们这些子孙却是些耻辱,”财政大臣用一种鄙夷的口气说“这些人就是一些无赖,小偷甚至有些城市里的罪犯,这些人总是喊着自己是真正的罗马军团的后裔,然后就在城市里到处惹事生非,不过让他们维持一下贝伊奥鲁城区这样的地方倒是很合适,比较那些地方正适合他们这样的人。”

“等一等,你是说他们只是因为是过去那些罗马军团的后代才拥有这样的荣誉是吗?”伦格忽然用一种颇感兴趣的口吻问“也就是说他们并不属于真正的罗马军人?”

“我更愿意相信他们是一群君士坦丁堡的蛀虫,”康尼努斯讽刺的说“陛下,在曼努埃尔皇帝的时候,这些所谓的罗马荣誉军团就已经被剥夺了他们的旗标,所以虽然到现在为止他们依然保持着这个称号,但是已经没有人承认他们的是真正的罗马士兵。”

“原来是这样,”伦格双手交叠托着下巴默默沉思着,然后他抬头看着马克西米安“告诉我,当毕拉匹裘丘出事的时候,法尔哥尼的卫戍军是什么时候到达的?”

皇帝的话让马克西米安不由微微一愣,可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伦格已经继续说:“而那些由那个叫凯拉维裘斯.莱索姆带领的所谓的罗马荣誉军团是什么时候到达的?”

马克西米安张开了嘴巴,不过在张合了几下之后,他似乎明白什么的闭上嘴默默的等待着皇帝继续说下去。

“作为罗马的卫戍军,法尔哥尼的军团是守护君士坦丁堡的后盾,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适合在君士坦丁堡城中执行任何任务,”伦格习惯的从桌子上拿起一张纸,开始在上面写着什么,同时他一边写一边向站在面前的大臣们说:“我已经决定建立一支只为了维持君士坦丁堡的治安而组建的军团,不过正如同康尼努斯大人所说的,这支军团将不属于罗马的正规军团,同时他们也将不履行做为罗马军人的职责。”

“陛下,我能问一下您所说的这支军团隶属与哪位将军吗?”米蒂戈罗斯小心的问着,他自然知道不论皇帝所说的这支军团究竟会是个什么样子,但是却显然拥有着在君士坦丁堡中常驻的权力,甚至当他仔细想来时,他不由暗暗觉得这样一支军团甚至可能会成为比卫戍军更加贴近皇帝的军队。

“我已经做出了决定。”伦格终于写完,当他把手里刚刚签署的文件递给面前的马克西米安时,皇帝的秘书看着上面的内容不由微微一愣。

“陛下,您要让曼尔布.鲁普重新回到您的身边?”马克西米安轻声问。

“对,我想他在色雷斯已经待的时间够长,而且吸取的教训也已经够多的了。”伦格微微一笑“所以我决定让鲁普回来,替我组建这支‘警戒军团’。”

听到皇帝已经连名称都已经想好,站在他面前的罗马大臣们不由微微鞠躬,他们知道皇帝显然早已经有所准备,而现在他们所要做的,只是遵照皇帝的命令去执行而已。

“好了,让那个凯拉维裘斯.莱索姆进来吧。”伦格微微举手示意,随着近卫兵敞开房门,满脸紧张的凯拉维裘斯.莱索姆立刻大步走了进来。

“我的朋友,我要先谢谢你之前给我带路,事实上你是我的恩人,要知道如果没有你当初给我带路,那么我就不可能迅速的赶到索菲亚大教堂,也许皇后现在已经遭遇了更大的不幸,”伦格向着凯拉维裘斯.莱索姆微微点头,在看到他脸上激动的神色后,伦格继续说:“你之前是我的恩人,那么现在你就是罗马的恩人,你所带领的罗马荣誉军团是第一个达到毕拉匹裘丘的,虽然在其他人的眼中你们甚至连一支真正的军队都不是,但是在需要的时候,你们无愧于罗马军团后裔的称号。所以,跪在我的面前。”

伦格的话让凯拉维裘斯.莱索姆的神色不由无比激动,他缓缓跪在伦格面前,两眼中闪动着热切的光芒。

“我以罗马皇帝的名义宣布,承认你们‘罗马荣誉军团’的称号,同时从现在开始我再给予你们另外一个称号‘罗马城市警戒军团’,而且这也将是你们的职责所在,从现在开始,你的人将担负起君士坦丁堡的城市警戒,”伦格说到这里停了下来,他一边示意凯拉维裘斯.莱索姆起来,一边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窗边“这座城市太大了,甚至很多居住在这里的人都并不熟悉,所以我们需要的是一支对这座城市的没一条道路,每一个小巷,每一个广场都十分熟悉的军队,一支真正能把这座城市当成自己阵地的军队。”

“陛下,我们的罗马荣誉军团一定能做到这一点!”因为激动而打断了皇帝讲话的凯拉维裘斯.莱索姆大声的说着“陛下,我们的人对君士坦丁堡的一草一木都无比熟悉,我们知道该怎么做,也知道该去怎么区分人群中的那些坏家伙。”

“这正是需要的,”伦格微微笑了起来,他看着房间房间里的人“我将设立一位城督大臣,而这个职位的职责就是从现在开始组建并统领所有罗马城市警戒团,他们的职责并不是与敌人作战,而是负责罗马城市的的安全,他们也将做为如同今天一样救助灾难的力量,第一位城督大臣将由曼尔布.鲁普担任,他将直接听从我的命令。”

“遵命,皇帝陛下。”看着皇帝,大臣们不由同时低头行礼。

…………

在一座院子里,积雪踩在上面发出噗哧噗哧的声响,赫克托尔站在一堵短墙后看着墙外的金角湾。

在那里,由罗马和塞浦路斯组成的联合舰队正在海面上缓缓的游弋着,赫克托尔知道他们由阿赛琳带领刚刚由地中海上的克弗曼利多岛返回,就在几天前,阿赛琳的舰队以一种令人生畏的气势冲向了克弗曼利多岛,然后这座在艾萨克登基之后不久就被撒丁人宣布占领的岛屿,很快就升起了罗马的旗帜。

而在更远的隐约可见的金角湾的对岸,一座庞大的军营里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一支新军的训练,那是一支由一群来自色雷斯、罗斯的强盗和来自博特纳姆的骑士所组成的奇怪军队。

在不久的将来,他们将跟随着阿赛琳的舰队一起活跃于地中海上,而到了那时,整个地中海的沿岸将是他们肆虐横行的花园。

这一切都让赫克托尔感到兴奋,他苍白的脸上洋溢着旁人轻易无法看到的笑容。

不过真正让他感到有趣的,是刚刚得到的关于皇帝决定设立一位直属皇帝本人管辖的的城督大臣,和建立一支与他的监察权力相互制约的,涉及整个帝国的警戒军团的消息。

“我的皇帝,这是你对我的第一个惩罚吗?”赫克托尔不由微笑着轻声说。(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征服天国请大家收藏:(www.2kxsw.com)征服天国2k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征服天国最新章节 - 征服天国全文阅读 - 征服天国txt下载 - 实心熊的全部小说 - 征服天国 2k小说网

猜你喜欢: 大唐之逍遥王弹痕楚汉争鼎春秋我为王刑徒抗战之最强兵王锦衣传奇三国之极品枭雄楚氏春秋昏君锦衣当权军工霸业天烽神话版三国争隋大汉帝国风云录护国大将军帝国苍穹铁血大军阀极品贴身家丁张辽新传特种兵之极限融合天唐锦绣重生之老子是皇帝生死狙杀征服天国
完本推荐: 盛世谋臣全文阅读嫡嫁千金全文阅读我是木匠皇帝全文阅读大符篆师全文阅读坤宁全文阅读恰似寒光遇骄阳全文阅读通天武尊全文阅读正太凶猛全文阅读快穿:百变男神,花式撩全文阅读升迁之路全文阅读极品草根全文阅读爱妻入骨:独占第一冷少全文阅读重生之我为书狂全文阅读云的抗日全文阅读异能小农民全文阅读住在男神隔壁[穿书]全文阅读庶女攻略全文阅读这题超纲了全文阅读重生当军嫂全文阅读血冲仙穹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花瓶影后:隐婚老公,举高高!重生大富翁仙帝重生混都市天唐锦绣美女总裁的透视医仙九星霸体诀龙傲剑神吞神至尊我在精灵世界当饲育屋老板龙血神帝崇祯八年都市逍遥邪医那片花儿正好寒门崛起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太古龙象诀诡三国美影大世界重生之都市狂仙最强保镖特种兵之种子融合系统美女总裁的最强高手冥冥之中喜欢你超级兵王混都市快穿之女配指南总裁校花赖上我武神血脉十方乾坤镇天剑祖火影之救世主

征服天国最新章节手机版 - 征服天国全文阅读手机版 - 征服天国txt下载手机版 - 实心熊的全部小说 - 征服天国 2k小说网移动版 - 2k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