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2k小说网 >> 征服天国 >> 第643章 凯撒时代 赫克托尔的“劫难”

第643章 凯撒时代 赫克托尔的“劫难”

头上炎热的太阳光就好像投射下来的无数火箭在脊背上燃起阵阵炙烫,蒸腾的热气包裹在四周,让人觉得就好像浸泡在一锅热腾腾的沸水之中。

在一片土黄色的世界里,一些罕见的绿色点缀在大地上,让旅行的人看到之后会浮起一丝淡淡的希望,但是在这个世界上更多的还是令人绝望的灰土的颜色,那看上去就好像是一块永远无法走到边界的巨大泥碗,而人却象是渺小的蚂蚁般永远在这个碗中徘徊而没有尽头。

赫克托尔来到科尼亚苏丹国的首都已经有一段日子了,做为一个普通的旅行者,他没有得到科尼亚人任何的照顾,或者说是这些突厥后代虽然暂时并不想和罗马人为敌,但是却也没有要和这个始终和他们相互防备的邻居成为朋友的意思。

当赫克托尔来到科尼亚城的时候,他第一次为自己看到这座城市的辉煌感到意外,在他心目中,这座坐落在小亚细亚草原深处的城市,应该是野蛮,粗犷,甚至带着些难以磨灭的邪恶风范,尽管他自己也知道在别人的眼中,赫克托尔这个名字也同样是邪恶的代表。

但是令白化病人感到意外的是,他看到的却是一座完全令人叹为观止的恢弘都城。

虽然草原和戈壁的特点让这座城市难免蒙上了一层难以掩饰的灰蒙蒙的外衣的,但是赫克托尔还是被城市当中那十分完善的排水设施,还有那些已经看到不止一处的宗教学校所吸引。

如果说科尼亚城中的排水道还有着罗马时代的印记,那么那些由历任苏丹下令建造的学校就无疑是让人称道的壮举了。

赫克托尔不能不承认,即便是在罗马的一些大城市里,能够拥有这么多的学校也已经足够当地的民政官为自己的功绩大大的夸耀一番,至于在欧洲的其他地方,他相信这只能让欧洲人为自己的无知感到惭愧。

不过这一切中真正让赫克托尔印象深刻的还是科尼亚的军队!

看着那些来去如风的军队,赫克托尔有时候甚至怀疑当初伦格是怎么能够侥幸的从奇利里亚走出来的,不过当他看到那些矗立在广场上,一面面由不同部族的旗帜的组成的旗墙时,他又不能不承认,当初伦格在奇利里亚所冒的风险,未尝不是一步颇为踏实的妙棋。

在有些地方,科尼亚苏丹国和那些欧洲的贵族国家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甚至有些地方,能够让人觉得他们就如同一个金币两个不同的侧面而已。

在科尼亚,不同的部落所组成了这个强大而彪悍的国家,和罗马一样,他们的人民就是他们的士兵,同样和西欧的国家相同,科尼亚的苏丹和那些欧洲王室一样,是所有部落贵族中最大的一个而已。

正是因为这样,当伦格的骑士团进入科尼亚时,他所面对的并不是一个完成的国家而是一个个的部落,而当时萨拉丁在东部边界对科尼亚的入侵,也造成了科尼亚人无法对付突然出现的敌人的局面。

而现在,科尼亚人也同样被一个叫图戈里的亚尔斯兰的后代所发动的内战困扰着。

赫克托尔相信科尼亚人不会很欢迎自己,也相信他们不会那么容易的接受自己所提出的条件,他很耐心的在城里找了一处房子住下,然后在用一大笔金币贿赂了一些官员之后,他终于得到了与某位科尼亚的‘大谢宰’见面的机会。

不过即便是这样,赫克托尔也并没有抱着更多的幻想,甚至当跟随他一起来到科尼亚城的随从问他要付给房主多久的房租时,白化病人很平静的告诉他:“一个月一付,因为我们不知道自己究竟会呆上多久。”

这样的回答让他的随从们不免一阵失望,尽管这些人都是他作为监察大臣时精心挑选出来的,但是这些精明的密探们还是没有做好要在异教徒国家长期驻守下去的准备。

赫克托尔很小心的在科尼亚城谈听着一切,他从那些街头巷尾人们的议论中探听苏丹究竟对依然抗拒的图戈里有着什么样的态度和决定,同时他让人在那些科尼亚人中打听,对于来自埃及苏丹的危险,科尼亚的苏丹和部落王公们究竟会拥有什么样的反应。

每当看到手里一份地图的时候,赫克托尔就不禁为眼前复杂的局势感到头痛不已。

在那份地图上,来自北方的法兰克人的威胁已经逐渐逼近,而在罗马的南面,科尼亚人似乎开始显得颇为暧昧的态度,让罗马不得不始终在边界随时聚集大批农兵和一支大约三万人的新军团以备不测。

而让人觉得有趣的是,同样是在南方,科尼亚人也和罗马一样随时防备着来自萨拉丁的威胁。

这一切看在赫克托尔眼中,不由让他想起了君士坦丁堡街头上贩卖的一种有着一层层嫩瓤的油酥饼,而现在的局势在白化病人看来,的确是如同一张硕大的油酥饼般交叠在一起。

白化病人不能不为伦格所面临的局面感到不安,他知道当初伦格驱使图戈里所发生的内乱的确让科尼亚人一时间自顾不暇,而在伦格登基之后科尼亚人主动派来使者,也同样有着试图要罗马停止对那些叛乱者支持的目的。

毕竟现在的科尼亚苏丹阿诺伊.亚尔斯兰并不是亚尔斯兰的正统后代,而那个图戈里则的确得到了一些部落王宫或明或暗的支持。

正是因为这样,苏丹向罗马派出了他的使者,但是即便如此,强悍的科尼亚人究竟要干什么,却始终是罗马人琢磨不透的。

正是这个琢磨不透,让赫克托尔不惜放弃了在君士坦丁堡的舒适生活,甚至暂时放弃了他正在设想建造的一整套监察计划,而远涉千里的来到了异教徒的土地。

一阵阵叫卖声从赫克托尔居住的二楼卧室窗外的街上传来,难以入睡的赫克托尔从毯子上坐了起来。

他走到土坯的窗口前向外望着远处新王宫圆鼓鼓的穹顶,心中不住的寻思着该如何去面对第二天和苏丹的见面,在经过了将近一个月的耽误之后,苏丹忽然做出了召见罗马使者的决定,不过这个突然的决定反而让赫克托尔感到了其中一些让他不安的东西。

苏丹这个时候召见自己,是因为对图戈里的战事已经有了把握,现在是可以要挟罗马的时候了?还是因为他希望尽快结束纠缠不休的内战而不惜开口向罗马求助?

赫克托尔心中暗暗琢磨,在他想来对于科尼亚人来说,法兰克人发动的东征显然应该已经迫在眉睫,那么现在尽早平息内战,然后和罗马修好,应该就是科尼亚人求之不得的事情,因为科尼亚人显然是不会希望看到一个和法兰克人一起向他们发起收复失地战争的罗马的。

“那么应该是好事了?”赫克托尔心中这样问着,他白色的眉毛微微颤抖,然后伸出双手揉着两鬓苍白的额头“但是我的怎么总是感到一种不安呢?”

赫克托尔焦虑的这样问着,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因为什么会感到心中的不踏实,当他再次打开那张随身携带的地图之后,他的心思立刻被吸引到了那些错综复杂哦的关系之中。

由于不停思虑而没有注意时间的赫克托尔是被从楼下传来的一阵说话声惊醒的,他先是揉着有些发痛的额头走到门口,看着天井里站着的几个身穿盔甲的科尼亚士兵,他这才发现已经到了苏丹召见他的时候。

赫克托尔命令随从带上了要送给苏丹的礼物,而他自己则只带上了那张一直被他关注的地图。

科尼亚苏丹国的新王宫,是位于科尼亚城西北方一片面积颇大的小绿洲上,至于为什么在城市里居然会有一个绿洲,赫克托尔虽然也听人说过某个颇为诱人的传说,但是他这时更加关注的,是科尼亚的现任苏丹阿诺伊.亚尔斯兰究竟会对他有什么样的态度。

不过当走进王宫之后,在身边随从们一阵阵颇为意外的感叹中,赫克托尔透明的眼睛不由立刻眯了起来。

这是一片和城外的丘陵戈壁截然不同的美景,绿色的柔嫩的垂柳沿着碧绿的小溪弯曲的向远处流去,在被绿荫遮盖的道路两侧,常春藤如同彩色的墙壁般沿着道路向前延伸。

即便是科尼亚最为肥美的草原也无法出现的美景,却在这座据说耗资巨大的王宫里出现,这让赫克托尔在看到这一切的瞬间,让他忽然举得自己也许已经知道该如何面对科尼亚的苏丹。

令人焦急的等待是最为难以忍受的,随从们在远远的长廊里低声抱怨着,虽然他们知道这也许是对付外国使节必有的一种方式,但是过久的时间还是让他们觉得自己受到了轻视和怠慢。

当终于有一个宦官走到闭目养神的赫克托尔面前时,随从们立刻精神起来,但是让人失望的是,他们听到的却是“苏丹正在沐浴,要再等一等才能见您。”这样的敷衍。

这立刻引起了随从们极大的不满,甚至因此有人开始抱怨起来,但是赫克托尔在听到这些之后却只是微微点头,然后再次闭上眼睛。

听着身边随从们的抱怨,他那白色的眉毛却动也不动,整个人如同睡着了般陷入了一片宁静之中。

直到原本炙热白亮的太阳已经泛起了一片微微红光时,一个宦官才再次出现,在他的低声叮嘱之后,赫克托尔独自一人,跟在宦官身后向着一座庇荫处的宫殿慢慢走去。

让等待消磨你的耐性,让饥饿折磨你的身体,让威严摧毁你的自尊。

赫克托尔相信科尼亚苏丹应该已经认为折磨的自己足够了,不过虽然饥饿的确让他感到了身体上的痛苦,但是一种更大的信念却让赫克托尔相信,自己的确已经发现了科尼亚苏丹想要得到什么的最大秘密。

在宫殿外,没有再等得过久的赫克托尔被带进了一间透着无比凉爽气息的房间里,当看到墙壁上那微微渗出的水珠时,他猜测到在这个房间的墙壁里一定有着储藏着巨大冰块的暗盒。

如果把冰放在面前是无法感觉到那种自然的凉意的,想到苏丹为了享受而制造出如此一间凉宫,甚至建造如此一座新王宫时,赫克托尔相信这么一个喜欢享受的人,除非万不得已,否则是不会贸然与任何强敌发生大战的。

苍白的嘴角挂上了一丝冷笑的赫克托尔走进了宫殿,当他看到宫殿中间的地上向下陷进去的一个硕大水池时,他停下脚步,望着坐在水池里面一张石椅上的中年男人。

那是个面目黝黑看上去颇为粗犷的突厥人,明显要比其他人更加宽大的肩膀让赫克托尔相信这个人显然不矮,不过当他从水池里站起来时,赫克托尔还是不禁为他那异乎寻常的身高略显意外。

“我想你就是罗马皇帝派来的使者,听说你要见我?”看到白化病人因为自己使用娴熟的希腊而露出诧异表情的苏丹露出了笑容,他一边赤身裸体的从水池里出来让宦官为他披上一件舒适的软袍,一边伸手示意赫克托尔陪着自己一起沿着水池向宫殿深处走去“不过在你告诉我一些事情之前,我想知道君士坦丁堡梅塞大道尽头的那个大喷水池真的是那么恢弘吗?要知道我很想建个一模一样的,或者就用那个喷水池做为我王宫的装饰品,那就更好了。”

赫克托尔白色的眉毛忽然微微一挑,他在为科尼亚苏丹刚一见面就立刻毫不在意的展示出如此强大野心意外的同时,也为他居然连君士坦丁堡梅塞大道上的喷水池都那么熟悉大感意外。

看着赫克托尔神色凝重的脸,阿诺伊.亚尔斯兰带头穿过另一扇门走进了一个有着一个水中凉亭的院子,他慢慢的走到凉亭尽头,然后转过身:“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要对我说什么了。”

赫克托尔默默的看着这位苏丹,在稍微沉吟之后,苍白的嘴里忽然吐出一声低笑,他从身边的皮囊里拿出那张早先准备好的地图看了看,随着双手比齐微微一扯,在撕裂的声音中,地图被他撕成了几片。

“陛下,显然您知道我要说什么,不过现在看来已经没有必要再说出来了,我这就回到罗马去,然后告诉我的皇帝最好准备,罗马在南方边境上的三个军团会为了捍卫罗马的每一根青草,每一棵数目而流血,任何试图踏上罗马土地的敌人都必须用足够多的人命来完成这个任务,而且他们必须踩着罗马士兵的尸体才能前进,而且请允许我警告您陛下,你们将会遇到不可想象的敌人,甚至这会导致您的地位受到威胁,毕竟在科尼亚并不是只有一个亚尔斯兰。”

说到这里的赫克托尔向着科尼亚苏丹稍一鞠躬,随即转身大步离去,而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宫殿的房门里,科尼亚苏丹阿诺伊.亚尔斯兰也始终没有出声阻拦。

在随从们不知所措的跟随下,赫克托尔走出了王宫。他慢慢的向着自己住的地方走去,同时在心中反复的回想着之前与阿诺伊.亚尔斯兰之间所经历的一切。

难道科尼亚人真的不顾即将到来的十字军而试图与罗马为敌?赫克托尔相信应该不是这样的,但是阿诺伊.亚尔斯兰所变现出来的强硬却又不象是一个只用于威吓的拙劣手段,那么究竟是什么让他相信可以用这样强硬的态度面对自己呢?

赫克托尔慢悠悠的向前走着,看着距离自己住所的那条街道越来越近,他心中的猜测也变得越来越强烈,直到一阵杂乱的叫喊声传了过来。

远远的赫克托尔就看到了一队科尼亚士兵包围在自己的住所外,随着一阵阵夹带着叫喊和暴躁的吼声的杂音,忽然有一些衣服和杂物被从房子的窗户里扔了出来,随后,伴着几声嘶鸣,科尼亚士兵牵着他们的几匹骡马从房子里走了出来。

“大人,科尼亚人抢走了我们所有东西。”

一个随从惊愕的叫了起来,而他的叫喊立刻引起了那些科尼亚士兵的注意,他们立刻一拥而上,在举到面前的马刀的威胁下,随从之前准备要献给苏丹的礼物和他们身上唯一的一些银币,也立刻被科尼亚人抢的一无所有。

“上帝呀,异教徒!”

一个随从愤怒的叫喊着,但是他的肩膀却忽然一把被只是望着住所大门的赫克托尔抓住,当被拉到面前时,那个随从才看到赫克托尔的脸上正挂着一丝让他们看了就不禁总是感到忐忑不安的笑容。

“去把房子里的东西收拾好,今天我们已经很累了,早点休息。”

“但是大人,我们什么都没有了,科尼亚把我们所有的东西都抢光了。”随从无奈的说。

“那就去给我找条干净点的毯子,给你们自己也找一找,然后就做好准备吧。”

“准备什么大人?”随从有些奇怪的问。

“准备着从明天开始睡到大街上,还有就是准备挨饿。”赫克托尔说着松开随从的手,他也不理会冲到门口试图制止他们进门的主人,在走进凌乱的房间清理出了个角落之后,他立刻靠在那里闭上眼睛,很快就进入了沉沉的梦想之中。

在之后的几天里,赫克托尔和他的随从们就成了被困在科尼亚城中一群无家可归的流浪汉。

在失去马匹,失去给养,特别是失去武器的时候,从来没有人敢于就那个样子走出科尼亚城。

一望无垠的可怕草原戈壁,令人生畏的野兽狼群和四处横行的强盗让任何人在这个时候都只能被困在这座到处充满了敌意的城市里。

从第二天开始,因为付不出房租而被赶出房子的赫克托尔开始带着他的随从在城里流浪,没有人可怜他们,更没有愿意施舍,看到这些落魄的异教徒,科尼亚人给予的只有白眼和嘲笑。

他们嘲笑这些罗马人不过是群到处乞讨的叫花子,更嘲笑他们宁可在城里受辱,也没有走出城市的勇气。

这些嘲笑让随从们再也忍耐不住,商量了很久之后,在一处遮挡阳光的土墙后面,他们向因为连续几天忍饥挨饿而脸色变得更加苍白的赫克托尔提出,即便是要冒着最大的风险,也要立刻这座异教徒的城市。

“大人,我们是罗马人,我们不怕死,”一个随从声音颤抖的说“可我们受不了这种侮辱,让我们死在城外好了,让野兽吃了我们好了,可我们要回去,回到罗马去,死也要死在自己的家乡。”

“你们话越多就越饿,”有气无力的赫克托尔坐在墙根闭着眼睛低声说着“听着,我选择你们跟着我可不只是为了让你们给我当随从,如果连这样的磨难都受不了,回到罗马之后怎么能成为皇帝的眼睛和耳朵。”

“但是大人,科尼亚人在侮辱我们,他们是在侮辱罗马的使者呀。”

“谁说他侮辱罗马使者了?我们不过是群生意人,”赫克托尔依然有气无力的说着“等等,再等等就会好了。”

“等什么?大……”

随从不解的询问还没有说完,一阵激烈的马蹄声从远处传来,随着浓烟四起,一队科尼亚骑兵在他们休息的矮墙前停了下来,随着队长挥手示意,士兵把已经没有力气的赫克托尔拽上马背。

没有等随从们来得及反抗科尼亚士兵已经扬长而去,他们把赫克托尔带进王宫,穿过那座凉宫之后,赫克托尔在水池中央凉亭里看到了苏丹。

“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阿诺伊.亚尔斯兰看着神色淡然的赫克托尔说。(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征服天国请大家收藏:(www.2kxsw.com)征服天国2k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征服天国最新章节 - 征服天国全文阅读 - 征服天国txt下载 - 实心熊的全部小说 - 征服天国 2k小说网

猜你喜欢: 锦衣传奇悠闲大地主娇妻如云穿越成皇储极品贴身家丁苏联1991商业三国战国风云之韩国再起司礼监战场合同工抗日之铁血战将猛卒征服天国牧唐北宋大丈夫三国之无限召唤抗日之特战兵王三国第一军神神话版三国重生之老子是皇帝秦吏帝国苍穹天下悠闲大唐天烽大明都督
完本推荐: 八云家的大少爷全文阅读盘秦全文阅读重生娱乐圈:HI,帝国总裁!全文阅读末世之战神系统全文阅读纨绔世子妃全文阅读莽荒纪全文阅读快穿:报告宿主,您已被攻略!全文阅读我的老公是特种兵全文阅读草根石布衣全文阅读吞噬魂帝全文阅读黄金渔场全文阅读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全文阅读最强兵王全文阅读神医小农民全文阅读田园喜事:娇妻巧当家全文阅读修罗天帝全文阅读重生之农家宝贝全文阅读军式霸宠:悍妻太难训全文阅读官场风云全文阅读盛世嫡妃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超级兵王混都市挖掘地球网游之菜鸟很疯狂寒门崛起绝色总裁的超级高手无限世界的二狗都市逍遥邪医王者风暴我的极品美女总裁绝世剑神特种兵之种子融合系统我的极品小姨革命吧女帝从1983开始我的帝国无双十方乾坤极品全能学生道祖,我来自地球天下第九人间苦明天下国民的岳父影视世界当神探神武天帝我给万物加个点美影大世界古川悠要成为声优崇祯八年无限武道传超神制卡师

征服天国最新章节手机版 - 征服天国全文阅读手机版 - 征服天国txt下载手机版 - 实心熊的全部小说 - 征服天国 2k小说网移动版 - 2k小说网手机站